梁文道:劫贫济富

如今一般人想起格林斯潘,想到的是一位担任美国联储局主席十八年之久的大人物,却很少注意他在此之前的工作。事实上他自1974年就开始参与美国经济政策的制订,后来更主导了美国财政决策的思路。

因为他在1974年就被福特总统任命作「经济咨询委员会」的主席,1981年成为列根总统的经济顾问,后来在联储会主席任上又经过老布殊、克林顿和小布殊等三任总统,堪称前无古人后亦未必有来者的五朝元老。

格林斯潘向以说话模糊闻名,美国新闻界还特设了「格氏语言」一词形容他那涵意隐晦的语言风格。他的其中一句名言就是「如果你以为你很清楚我的话,那么肯定你还没搞懂」。即便如此,从他三十年来的作为还是可以总结出一套经济学思路,那就是种混淆但极端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Rari Batra将其总结如下:「1.政府应该避免插手经济。2.最低工资不应由法律制订。3.个人和企业所得税应该要低。4.政府应该平衡预算,但不应透过加重所得税的税项。5.对于商人和银行家规管愈少愈妙。6.货币成长要压在低档,好抑制通胀。7.应该废止反垄断法。」

上述原则每一条听起来都很顺耳,但是只要仔细一看就会发现问题。比如说政府预算要平衡,但又不该加重企业和个人的所得税,那该怎么办才好呢?答案当然就是压缩政府开支,可是该压缩哪一方面的开支呢?

以布殊正要公布的新一年度预算案来看,那就是从花在医疗和社保上面的钱入手,换句话说,要减的正是大部分中下阶层美国人需要的服务。此外,格老担任列根总统经济顾问的时候还提出预测,指出用以支付美国人退休生活的社保基金迟早会坐吃山崩,得想想解决办法。

他提出的办法是(1)提高所有打工仔都要交的工资税。(2)降低社保年金,也就是所有退休人士可以申领的退休金。这么一来,即使是婴儿潮一代纷纷退休也不用怕了,只不过所有打工仔现在多交点税罢了。理论上新加回来的税应该投入社保基金,以保未来无忧,但事实上在格老和共和党政府的操纵下,这些钱全都挪去弥补政府开支。

与此同时,企业和有钱人的所得税又被大大压低。因此整个方案的实质就是用社会保险金快要没钱了当借口,一方面减少退休年金,一方面要打工仔交多点税;但多回来的钱却全部拿去填充有钱人少交的税!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