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因言论自由之名

如果说传统上,「左翼」代表着进步、改革甚至激进的话,那么「右翼」指的就是保守和传统了。然而当代社会最奇特的一种现象就是右派往往显得更大牌更开放,而且满嘴都是「改革!改革!」。

比如言论自由这个理念,本来是十七世纪至法国大革命时期左派高举的口号。

他们要求守成袭旧的皇室贵族广开言路,不禁人民质疑他们甚至反对他们的意见;他们又要教会离开政治,不得干预其他人公开发表自己对信仰的看法。也就是说,左派是历史上最早推动言论自由的力量,而言论自由和宗教宽容原来是对连体婴。

但是在丹麦漫画引起的剧烈冲突里,我们却看到言论自由与宗教宽容俨然成了对立的两端;更诡异的是在这场事件里最出力捍卫言论自由的,居然是反移民反伊斯兰的右派。

且看第一个刊登那些「辱回」漫画的《日耳兰邮报》,就是丹麦的右倾报章,常常发表要把伊斯兰移民赶回中东的言论。而很多声援它的媒体与组织也从不掩饰自己要建立一个文化更纯正单一的欧洲的立场。

这个怪象自有其背景。二次大战之后,欧洲各国无不严防法西斯主义死灰复燃,种种正面褒扬纳粹的言论更是没人敢碰,有的国家干脆立法禁止公开展示歌颂希特拉的图像与口号。然而近年新纳粹主义兴起,「光头党」人数也开始上升,原来的禁区就屡遭突禁了。

有趣的是他们最喜用「言论自由」当招牌,指责政府和主流传媒的抵制,阻止他们公然向希特拉致敬,反对他们散布反犹太和反伊斯兰移民的言论。

有点像一个电视艺员在节目里「问候」某些观众的父母以致被罚,然后还要抗议:「都没人权自由,我问候你娘亲都唔得!」。

所以这几年来,我们就看到了各式各样诡异的「言论自由」主张,诸如歧视移民的自由、言语性骚扰的自由、歧视少数族群的自由。当然还有,侮辱人家宗教的自由。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