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哪一种伊斯兰教?

当我们说要尊重人家的信仰和文化时,我们到底要尊重些甚么呢?刊登一幅把先知穆罕默德与恐怖分子混在一起的漫画,当然是非常不尊重伊斯兰教,这个不用说。

但其他的行为呢?比如说一个女子在塔利班执政时期的阿富汗穿上露背装满街跑,又或者去沙地阿拉伯旅游的时候当街喝酒,这算不算不尊重伊斯兰?反过来说,一名穆斯林又该做些甚么和不做甚么,才算是端正的穆斯林呢?他能不能在圣诞节的时候对基督徒说一句:「耶诞快乐」?一个东西与一种举动本身说不上必然属于哪一种文化哪一种信仰,正如用筷子吃饭不一定是很中国人的。同样地,放高利贷和拍照也不必然违反伊斯兰精神,除非你依据经典把它们解释成是犯了教规的行为。所有的动作所有的对象,都是经过诠释才变得或者「中国化」或者「伊斯兰化」。就像蝙蝠这个动物本身与福气没有甚么必然关系,是中文发音和中国人的解释,才使得它成了中国文化里「福」的象征。于是问题就变成了该怎么解释经典?例如一个穆斯林对基督徒说「耶诞快乐」,若根据Ali Imran.19「看吧!和阿拉在一起的宗教是伊斯兰」,那么庆贺另一宗教的神祇生日自然是不能容忍的。不过,若根据Surah Maryam.33的「艾萨克(耶稣),愿平安降临在你出生、死亡以及复活的那一天」,则庆贺耶稣生日却又变成了无伤大雅的美事了。

可见一个宗教的经典复杂多样,以不同的角度完全可以解释出不同的道理和规则。目前声势日益壮大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根据的就是一套自然为最原始最纯正的教义解释,相当于基督教中的原教旨主义(其实阿拉伯文本来没有「原教旨主义」)这说法,现在常用的AL-asuliyyah一词反而是从英文里的 fundamentalism译回去的)。

当前宗教冲突危机的其中一原因就是有些像亨廷顿这样的学者,把流派众多的伊斯兰简化成一种伊斯兰教;而许多伊斯兰又把纷杂多元的「西方世界」简化成了一种「西方」;然后彼此仇恨,两极对立。并非所有西方世界的人都赞同丹麦报章《日耳尔邮报》的做法,「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也不是唯一正确的伊斯兰诠释方法。很多敌视伊斯兰教的人根本还没有搞清楚自己针对的到底是甚么,就大谈自己也有敌视伊斯兰的自由;这好像看到一个印度工人懒惰就说所有印度人都很懒一样,是典型的岐视根源。

反对一个宗教一种文化,是不是起码得先理解你反对的东西呢?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