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伊斯兰教法

那些转载了丹麦《日耳尔邮报》争议漫画的西方报刊都受到了莫大压力,有些编辑被迫去辞,有的报纸要公开道歉,更有些传媒的老板受到了生命威胁,但至少这还都不是来自政府的压力。

反观印度尼西亚、也门、马来西亚及阿尔及利亚等四个国家,却是开动国家机器去整顿那些胆敢转载漫画的传媒,有编辑被补,也有整份报纸被勒令停印。当然,这四国各有独特背景,例如马来西亚,它对言论自由的箝制本来就是臭名远播;再如阿尔及利亚,残酷镇压异见分子与反对派的消息亦从未间断。

但是在非伊斯兰世界人士的眼中,这四国还有一个共通点,那就是它们都是伊斯兰国家。所谓「伊斯兰国家」,指的不只是大部分国民都得是伊斯兰教徒,而且是传统的「夏里亚」(伊斯兰教法)依然在国家宪制和法律中或多或少地发挥作用。所以很多人认为非常世俗化的土耳其不算是纯正的伊斯兰国家,因为它没有把「夏里亚」纳入国家的法治原则里面。

在很多西方人的眼中,伊斯兰国家之所以还不算充分现代化的文明国家,关键就在于源自可兰经和先知言行的「夏里亚」居然还是个活生生的法律,就等于宗教裁判庭还在意大利审判科学家一样荒谬,是十足的政教分离。但是对于伊斯兰信徒而言,「夏里亚」却是生活的指导,社会行为的准则,例如戒食猪肉就是「夏里亚」的规定之一。但是世界不断变化,古老的「夏里亚」该如何应用在现代世界去应付日新月异的新情况呢?这就有个诠释的问题了。

举个例子,大家知道清真寺大都设有塔楼,每日有人定时登上,高声呼唤信徒祈祷。不过可兰经和先知在世的年代可没有大声公一类的扩音器,那么今天的塔楼如果装上喇叭,算不算违法呢?伊斯兰教法的专家们为此还特别召开过辩论,结果是可以用扩音器材。因为先知当年也曾指示一个叫做毕拉的人专职呼唤祈祷,原因是他的嗓门够大。以此类推,今天的电喇叭无异于古代的毕拉。

在目前的国际局势底下,更重要的问题是「夏里亚」在国家法律中的地位。大家比较熟悉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坚持「夏里亚」是伊斯兰国家的根本大法,而且还得尽量依字面意义严格地解释应用。但还有一路,「自由派伊斯兰」不只主张张宽松合时地解释「夏里亚」,甚至还要把这套源自宗教的律法和世俗国家的宪制彻底分开。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