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曾荫权的执政党

香港人很喜欢不分青红皂白地把所有从政人物都叫做「政客」,使得这个词的意思竟然渐渐中性起来。按「政客」二字,本义相当负面,让人联想到没有理想徒具野心,并且满肚密圈、老练圆滑(或者老奸巨猾)的一只笑面虎。但看近日两位政坛的重量级人物表现,不只不奸猾,而且坦白得天真可爱,令人不得不感慨香港果然「政治人才不足」,也庆幸香港政界的纯白无瑕。

一个是自由党主席田北俊,公然把坊间传闻带到立法会,说在专栏批评他的陶杰是特首曾荫权的「秘密武器」。如果他真是政客,又怎会大发这种少爷脾气,一方面像个给人骂过的小孩,不忿地公开还击;另一面还把传说中的阴谋认真当回事来质问特首呢?真正的政客就算回应评论,顶多就是礼貌地文字上你来我往还不忘风度。见了特首则握手一笑:「你支针文笔确系有料到,畀佢几钱一篇呀?」然后还不忘干笑两声,再补一句「讲笑!讲笑!」

另一个则是行政会议成员、前民建联主席曾钰成。他干脆撰文猛批新任中央政策组全职顾问刘细良,拿出昔日纪录证明刘果然是「民主派打手」,经常攻击「爱国爱港人士」;再把锋芒指向曾荫权,问他何以在政改一役之后仍然重用这等民主派打手,仍然不忘透过吸纳前民主党员以向民主派示好?如果真是个政客,曾钰成一定不会自己站出来坦荡荡地说出这番话,只需不断放风再放风即可,向政府表达不满的目的一样可以达到,又不会像现在这样成为笑话,使大家都清清楚楚地看见你的「醋劲」。

这层天真无邪的表现底下,还有另一层天真的思想,那就是在曾荫权「开明专政」格局已成的情况下,依然用平反雪恨的老思路去要求政治酬庸。我们都知道俗称「左派」的传统「爱国爱港人士」在港英时期饱遭打压,不只政治没出路,连在求学求职这等日常生活的细节上也长期受到极不公平的待遇。所以九七回归之后,他们无不磨拳擦掌跃跃欲试,心想平反雪恨的日子终于要来了。怎知董建华执政初期,他们竟没有分到太多好处,于是也曾发表过「董生对我们不够好」之类的言论,同时又炮打陈方安生为首的公务员系统,认为是这伙港英旧将在惯性阻封自己介入政治的机会。

终于陈方安生走了,而董建华则在备受攻击的情况下急切渴盼政治上可依靠的盟友,于是「爱国爱港人士」在董治后期渐受重用,连同自由党形成了「管治同盟」,好抗击民主派的压力。只是如此一来又轮到民主派和非「管治同盟」的人不满了,在既不民主且处处藏伏潜规则的香港政坛里,那些因为支持董建华而分得的权位自然被视作糖果和酬庸,也自然会惹来用人唯亲的抱怨和嘲讽。

董建华搞政治,想的是怎么样在各种既成的政治势力之间周旋,怎样在各党各派之间寻找盟友认出敌人;然后拉拢盟友排挤敌人。几年下来,这种格局也成了大家观察政局的框架;所以张炳良入局才会被看作是向民主派示好搭桥,而政改争论前的种种动作也被解读为继续争取民主派。如果袭用这套思路,则曾荫权的手法无非是从董治年代的一个极端渐渐平衡过来,把民主派也慢慢纳入自己的同盟范围。因此政改的失败是这种平衡努力的挫折,而「爱国爱港人士」当然希望故态复萌,想和政府言归于好再缔良缘。

假如这是真的,曾钰成的埋怨就是合理的了。因为他那一派人才是力挺政改过关的那一派,而刘细良出身的民主派却是推倒政改与政府为敌的一派;有什么理由论功行赏下来,自己这边得的是个小小「候补」,那一头得的却是「南书房行走」呢?

可惜,这其实是昧于新形势的误判。我们曾经说过,曾荫权上台执政,效法的是港英治术。依据这套专政但是开明的治术,各种人士各种势力要尽量吸纳,但骨干仍然是以AO为主的文官班子。在这种思路面前,成形的政党重要,但却不是最重要的,真正要争取的对象不是立法会里的衮衮诸公,而是广大市民的印象与好感。犹如开明专政时期的「人民皇帝」「人民女王」,曾荫权要做的是不经过选举的「人民特首」。他吸纳各路人才首重能力,要的是管治有效;其次想的是市民印象,希望大家有面目一新的感觉;最后才是平衡党派力量。

换句话说,在曾荫权的新政框架里,他要的不是某党某派的扶助,而是直接争取民意的支持。所以他不止一次地公开表示立法会的监管过多,因为他不愿太过踩进立法会这个党派主导的泥沼;他要绕过各大政党的主要平台立法会,直接动摇政党背后的基础——选民。以前为民主派搭桥铺路访问内地,不是真的要向民主派示好,而是向支持民主派的市民示好;后来狠批民主派也不是真的要和民主派割席断袍,而是要向市民表态民主派是如何地脱离主流民意。他最近在电台表示不再天真,其实也是在市民面前再踢民主派一脚。彭定康从来不把任何党派当作长期稳定的盟友,他只是策略性地和他们彼此利用,曾荫权亦然。

最后我们还要考虑对曾荫权来说,他眼下最大的目标就是连任。在民主呼声日高的情底下,他要怎么做才能赢得民心,摆脱800人小圈子选举的阴影呢?方法就是把一趟小圈子选举搞得像真的一样,让港人产生直选的幻觉。但是他还要考虑到届时的对手可能包括甚孚民望的陈方安生。万一陈安方生输了选委会的选举,却在全民公投或者民调中胜出,成了「影子特首」,曾荫权这「人民特首」的位子如何坐得安稳?

至此方能判断近日一连串人事任命调动的真义,那就是要组成一个可以透过高效施政、传媒心战和准确部署去赢得选举的班底,尽管那是场幻觉选举。把长于策略的刘细良与熟悉传媒的何安达看成是分化民主派也好,是争取民主派也好,无非都是囿于旧思路,以为日子还是董治年代。以曾俊华为首的新班底要应付的,不是民主派,而是真正能威胁的陈方安生;要拉拢的不是民主派或「爱国爱港人士」,而是全香港市民。在曾荫权师承自港英的这套治术看来,董建华之败就败在太把政党等成形政治势力当回事,结果助长了政党的势力,却断了和各阶层市民的直接连系。所以他要拨乱反正,不是倒向任何一派,而是根本地架空他们,抛出一些像「五天工作」等没有任何政党主动提倡却予市民好感的议题,去拉市民们的「票」。如果曾荫权真的在意任何政党,那就是他自己那一党。

【来源:明报-笔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