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维权律师

曾几何时,「人权」二字在大陆是个禁忌。谁要是一天到晚把「人权」挂在嘴上,他多半是个危险的异议分子。而一般香港人说起大陆的人权,大概立刻就会想起「中国式的人权就是生存权」这句经典名言。

但过去几年以来,天天喊着要和国际接轨的中国起了很大变化,「人权」不只不再是不准说出口的邪咒,甚至还堂堂正正地进入了官方议题里面。去年接任国家保密局局长的夏勇,本身就是近年大力提倡「民权」的人权法专家,他曾主编一套相当有名的「民权译丛」,甚至还说过这样的一番话:「民众不享有政治权利,便没有合法的资格和力量去表达自己的意识,维护自己的权益,尤其是去阻止别人,特别是公权者做侵害自己的事情。没有政治权利,便不能当家作主。」

可权力从来不是恩赐,它总是一步一步争取回来的。如今中国政府面对的一个巨大矛盾就是一方面要以开明而且现代化的政治措辞去表述自己的政策和立场,另一方面就无法拒绝别人「信以为真」。例如《冰点》周刊的主编李大同之所以敢公开反抗中宣部,就是因为政府再三强调要依法治国,于是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质疑中宣部封闭《冰点》的法律依据何在。同样地,既然政府公开承认人权不可侵犯,而且签署了联合国的公约,人家就可以当真地要求人权了。然后,这几年浩浩荡荡的「维权运动」就此展开。所谓「维权运动」,指的是一种依据国家宪法和法律维护人民权利的运动。它的主要旗手是一批「维权律师」,专门替老百姓打官司,常常把地方官府和既得利益集团告上法庭。

他们帮助的人包括被非法拆迁的城市居民、被赶出农地的农民、因为性别歧视和身体歧视而无法入学就职的男男女女,以及无数被地方政府无理欺压的平民。多年下来,打赢官司未必很多,但是这些律师起码教会了百姓们自己是有人权的,而且还是国家法律清清楚楚列明享有的。对付这些维权律师,当局居然用上了非法手段,有的出动二十四小时非法跟踪监听,有的干脆动用黑社会打人恐吓。于是北京维权律师高智晟发起了全球接力绝食运动,抗议合法的维权运动遭到非法的打压,香港的何俊仁也参加了这场行动,每周去中联办前绝食一天,看来律师果然是一种值得尊重的良心事业,请为他们喝采。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