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防民如防贼

卫生福利局下令要大家交出「私养」的家禽,「私养」二字真是可圈可点,表明只有鸡场鸭场才是被认可的家禽环境,但又不愿花钱赔偿,其中一个理由是怕有人趁机走私偷渡一些鸡鸭入境,再交出来要政府给钱,变相搞欺诈。换句话说,政府夺走了一批市民的私产,消灭了他们的伴侣,居然既不道歉又不补偿的原因就是怕一些还不存在也不知道会不会出现的欺诈犯。这种思路可以用五个字总结:防民如防贼。

同样的思路也出现在昨日康文署举办的旧书义卖活动之中。康文署为了避免有人大批大批地搜罗旧书去做生意转售出去,于是限定进场市民每人最多只准买三十本书。我们不妨想象一下,会不会有人买了三十本书回去再稍稍抬高价钱转售给旧书商呢?又或者一个人回家翻了一两天,发觉买回来的书其实不对胃口,再转手卖出,这又算不算买卖交易呢?再想象得极端一点,难道一个书商就不能找几个兼职买手进场,大批扫货而回?

义卖之所以为义卖,就是卖掉货品赚回来的钱挪作慈善用途,因此一场义卖会应该以筹得最多善款为目标,至于买东西的人为何而买根本无关宏旨,主办者也无需过问。同样地,那些帮衬康文署买旧书的人,不管是买回去自己看,还是当礼物送人,甚至只是很变态地一把火烧了过瘾,都与康文署无关,也都不违背义卖筹款的宗旨。

康文署管理的公园中长木椅愈来愈少,单人座位愈来愈多,至于以往那些一排可以坐上三四个人的长木椅也都加上了铁扶手。为的就是不让露宿者有睡觉的地方。公园应不应该提供地方给露宿者睡觉姑且不论,但一个有家可归的市民难道就不能走累了,横躺在椅子上小寐一会儿吗?又或者老人家见阳光普照,园中静好,难道就不能卧下来晒晒太阳吗?

一个服务人民的政府怎么可能老是把人民当作不法分子?因为害怕看不见的诈欺犯所以硬抢百姓财物而不给钱,因为害怕二手书商获益而限制爱书人买书的数量,以致于就算筹款数字少了也在所不惜,这么不信任百姓,处处防民如防贼的政府,又怎能赢得市民的尊重和信任呢?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