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宠物鸡变成了豉油鸡

禽流感太可怕了,所以香港政府急急推出法令,不准大家在家里养鸡养鸭。以后到了乡间,就再也不会遇到朋友跟你说「今晚留下来吃饭吧,我去宰只鸡给你尝尝」的场面了。

看电视上那些鸡鸭饲主哭天喊地的慑人场面,我们还进一步地发现,原来家里头自己养鸡不只是为了口福也不只是为了方便,还有感情的需要。因为鸡鸭也是种宠物。的确,毛茸茸的小鸡小鸭,哪一个小孩见了不喜欢?往日很多小孩就在市上买回去当宠物,天天哄着它喂着牠,看它渐渐长大,经过尴尬的青少年阶段,羽毛逐步长硬长长,终于成了只肥壮得可以下蛋或者可以司晨的大鸡。

人类学家萨林斯(Marshall Sahins)曾经总结美国人对家畜的态度,提出了「驯化系列」的说法,也就是「牛、猪、马、狗」。在这一系列动物里面,牛当然可食,而狗是万万吃不得的。原因是狗离人最近,牛离人最远;四种动物里面和人的距离愈近的愈不能吃,离人愈远则可食程度也就相应增加了。这个系列背后的假设是人类社会禁止同类相残,人吃人自然是大忌。那些和人关系密切的动物如狗,因为分沾了人性,所以也是吃不得的。一般市镇居民碰不着的牛,因为人性的成分不多,故此不妨奉为桌上馔。

大概这套「驯化系列」随着美国文化的远播深入人心,今天大部分人都觉得狗是人类最好的朋友,吃牠就像吃人一样恶心。可是我们都知道中国人吃狗的文化源远流长,《周礼》里面天子吃的「八珍」之一就包括狗肝,今天你一过河到深圳也能随意找到不少香肉店。不过这不表示中国人就不把狗当宠物,我们的祖宗既吃狗肉,也把狗当成看门打猎的伙伴,大可以上一分钟还摸摸牠的头说声「好兄弟」,下一分钟就宰了煮掉,毫不矛盾,也毫无愧色。「狡兔死,走狗烹」说明的就是这个道理。

不要以为只有中国人这么没「人性」,西非许多部落同样以爱狗闻名,小孩都是和小狗一起长大的,但是狗老了照样烤来吃。这种现象说明宠物和食物的分别毕竟只是某一种文化的假设,在许多地方宠物可以是食物,食物也可以是宠物。所以小鸡「强仔」是只可爱的小动物,但却也是肥美的豉油鸡。禁止私养家禽,只不过是把鸡的宠物身分和「人性」彻底剥离,完全地推向了离人类很远很远的食物那一端,再次巩固我们对食物与宠物的严格界分。

【来源:饮食男女-味觉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