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改革

曾几何时,大家都相信商人就是最好的管理者。不论是管一家学校、医院甚至一整个政府,只要交到商人手上,都能管得像家成功企业似的,业务蒸蒸日上。此种信仰就是「商人治港」这个理念的基础,然后随着董建华的下台,开始动摇崩解。

其实正被政敌搞得焦头烂额的泰国总理他信也是雄霸一方的富豪,他也毫不掩饰地说过自己的风格是「CEO治国」。

那么,刚刚受压于九广铁路史无前例的公营机构「兵变」,而要仓皇辞职的田北辰主席,会不会是最后一个「失败」在公家机关上的商人呢?

九铁上下员工和田北辰的冲突,很容易就理解为公子哥儿大商人与保守落后公营机构间的文化冲突,前者代表着现代高效的管理理念,后者代表了因循守旧的官僚风气。

虽然田北辰的言谈风格和富商背景使得他屡遭物议,但是在一般巿民的心目中,有问题的大概还是九铁员工。

因为田北辰提倡的高透明度和效率等等,听起来没有一样是不对的,这些都是最流行、最动听的改革语言,也是商界管理理念的基本要求。再仔细一想,类似的语言岂不是也发生在教改身上吗?

教革推出的种种评核和行政技巧,归根究底也是想把公营构构变得更像私人企业,而私人企业的管理模式就是最好,甚至唯一的机构管理模式。想当年教改的大脑梁锦松,不也是一个商界精英吗?

但是很奇怪,经过教改的触礁和田北辰的黯然引退,大家却会觉得这是罗范椒芬和田北辰的个人问题,而非整套改革的思路从根本上出了错,更不会怀疑。

商营机构的管理方法是否一定适用在公营机构之上,公营机构又是不是应该有自己的独特要求。因为改革是当代世界最大的命题,所有新上台的政府和新上任的老总一定都会高呼改革,而改革是没有不对的。

反过来说,但凡质疑改革或反对改革的,必然就会引来攻击,认为他们不知进取,懒惰守旧。

所以田北辰纵使走了,但这并不表示九铁的管理层和员工就赢了,大家现在只会觉得他们这股保守势力实在太大太硬,只有强悍的招数才能改革到底。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