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虐待动物为甚么是种问题

从大陆到香港,最近半年来都有许多虐待猫狗的事件惹起注意。尤其叫人齿冷的,是几条网上流传的的短片,片里只见一名女子用高跟鞋的鞋跟踩穿了几头小猫小狗和兔子的头,画面之恐怖,实在是惨不忍睹。

于是网友们愤怒了,先是群起而攻之,再来则筹款悬红通缉。终于涉案数人先后出面认错,甚至接受所属单位的处分。可是还有一种声音,认为中国大地连人的问题都还没解决好,我们何苦为了畜牲神伤;连许多百姓的吃喝病老都还没照顾到,又何必急着为动物谋褔利?

的确,一只狗受到虐待伤害,有时候会比车祸天灾更能牵动人的情绪,比一个人被打劫杀死更易惹起同情。通常我们会强调那些遇害的猫狗是「无辜」的,但难道死在盗匪刀下的人就不是「无辜」的吗?为甚么我们会以为一头小猫要比一个人更无辜更无助呢?

其实这是一种相当现代的观念,只有在现代世界,宠物才从所有动物之中分离出来成为一种特殊的范畴和类别;也只有在现代世界,人类饲养的动物才渐渐被区别成可食的家畜与不可食的宠物。宠物型的动物总是被人的情感投射为非常被动、柔弱的状态,犹如人类身上最软的那根肋骨。相比之下,人类就算再怎么无辜,只要他不是婴儿,大家下意识还是觉得他有人的种种阴险潜能,甚至可能已经有了许多令人不快的纪录,他会欺骗、他会不忠、他还可以伤害其他人。而一只狗,却是永远不会为恶,没有「原罪」的。

因此宠物成就了人类自己永远无法企及的纯真理想,各种小动物和婴儿的图像在现代世界里广受欢迎,乃至于泛滥成灾,这是有道理的。当我们赞叹一头小狗可爱的时候,我们眼中看到的其实不只是一只幼年的犬种动物,还是一种我们在日常生活里愈来愈难找到的状态,一种抽象而且未受人间种种计算污染的纯真。除了排解人的寂寥,成为人的伴侣之外,现代宠物的意义还在于它是种补偿,大家把世间不可能存在的天真纯洁投射寄寓在牠们的身上,爱牠就是在遗忘人类自身的无力。

所以虐待动物一事虽非自今日开始,但却直到现在才成为一种问题。因为猫狗有这么特别的地位,虐待牠们就是摧残人性里最稀缺最软弱的素质。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