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上海情绪

几乎在每一个喜欢上海的借口背后,我都能找到讨厌她的理由。

饶是如此,上海神话不变,书店里还是有可以装满一整架的上海话题书,饮食、购物、传奇、小说、怀旧图集样样不缺,反映了华文出版市场以至于全世界对上海兴趣。在这样的环境底下,《香港一○一》的班底,李照兴、汤祯兆及黄志辉等人又炮制了一本《上海一○一:寻找上海的一○一个理由》。与一般的上海读物不同,这本图文并茂的大书可以说是包罗万有,十四个作者总共写下一百零一篇短文,收纳在九大范畴之下,举凡小笼包、卫慧、金茂凯悦、外滩、阮玲玉、《上海滩》、图书馆、大世界、复兴公园、高架桥、法国梧桐,通通都成为爱恨上海的理由,可说是上海出版热的高峰。

游上海不忘香港

假如大部分有关上海的图书反映的都只是片面的乐观情绪的话,那么这本《上海一○一》又给我们看到了一幅怎么样的上海图像呢?我想,找十四个作者各自发挥,不限题材观点,只定字数和篇数这个编辑方法是很聪明的。因为这样一本,它既可以有一般旅游指南性质,也可以收纳具有批判性的观点,并行不悖。

事实上,作为一本旅游指南来看,它也相当有趣而且特别。热门地点如汇丰银行旧址、Monthe Bund和和平饭店酒吧,都有不同一般的介绍和分析。另类一点还有温泉洗浴呢。作为一本别具野心的城市文化分析,它有文字感性的上海女人颂歌,也有阮玲玉和新晋高楼的象征意义的理性解构。但这本集体创作的最大特色是非常自觉的香港观点。游历上海,这十四位作者心中不忘的总是香港。谈上海,它首先谈的是带给很多香港中青年上海启蒙经验的《上海滩》,如何塑造了香港人心目中的上海。讲上海饮食,也不漏人在异乡之际遇上港式茶餐厅的欣喜。是故,全书若有地名索引,出现次多的地名当是香港。因此,这也是个一窥香港人上海情意之纠结缠绵的机会。

怀旧情结三城记

一本从香港读上海的书,怎可能不触及怀旧。可幸的是,这本书没有一般的滥情,反而有点反怀旧。但整体而言,这反省并不彻底,所以连带地它对于香港—上海这双城故事的反省也就不够深入了。目前上海有趣的文化现象之一是它的怀旧热潮。无论走进哪一家书店,老上海项目都放在当眼的位置。又从一九三一年开始,数不清的酒吧餐厅咖啡座极力营造一个旧上海的氛围。问题是这股怀旧潮怀念的,不是四人帮时期的上海,而是一跃六十年、回到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上下的上海。如果说日本人或者其他外国人也喜欢在渲染这个「冒险家乐园」色彩的新上海里消费,是一种Saskia Sassen(Saskia Sassen是近年影响力最大的都市社会学家,他最出名的概念是「全球城市」〔Global City〕)所说的跨国高格调城市消费里的趋向。这种城市聚集了大量伴随跨国企业及相关服务企业而来的高收入外籍员工,他们使这些城市出现一些尽管地域不同但口味非常类近的消费场所。根据其他服膺这一研究领域的学者,这等消费场所会有相近但又因地而异的地方色彩。在上海这个例子里,就是老上海的怀旧风味。那么香港和台北还可有别的理由去怀旧上海?

前一阵子,我从上海学者王晓明、包亚明和罗岗那里得知,当今的上海怀旧热潮单纯地浪漫化了三十年代的上海,无视于彼时的贫富差距等诸多社会问题,其实是为了跳开过去五十年直接把今天的上海认同于昔时的十里洋场。换句话说,今天的上海想把自己变成过去的上海,希望自己成为那个老上海,怀旧因此成为对未来的期望。这么说来,台北和香港去怀上海的旧,是否也是在一定历史条件下,想争夺对老上海的继承权呢(根据李欧梵《双城记》以至于《三城记》的说法,今天的香港和台北也或多或少地是被上海人塑成的)?因此,香港与上海的关系也就更形复杂了,因为双城之间的竞争也出现在怀旧的领域之上,双方都希望自己是真正的上海传人。香港人对上海又惧又爱的情意结,恐怕还有《上海一○一》未曾想到的复杂。

【来源:信报-书海迷航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