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失去理想的法国学运?

最近正在燃烧整个法国的学运和工运令很多人想起1968年的「五月革命」,于是英国的《金融时报》就跑去访问「红色丹尼」—丹尼尔.柯思邦迪,当年的学生领袖,如今的欧洲议会议员。

这位老鬼认为如今的学运和当年的革命实在无法相提并论,因为他们当年讲理想,要的是更美好的未来;而现在的学生只是保守派,求的是不失饭碗。有老鬼这番话押阵,各大传媒更是肆无忌惮地比较两场相隔45年的运动,纷纷哀叹新不如旧,还是往日年轻人有气魄有梦想。让我们先来看看今天法国学生所谓的「保饭碗」是怎么回事。事缘法国中间偏右的政府总理德维尔潘推出了《首次雇用合同法》,让规模达20人以上的企业可以在和26岁以下的青年签约的两年内,不须任何理由就解雇他们。这对仍然在学的年轻人而言,无异于把未来交给了一个极不稳定的环境。

要知道法国有相当深厚的社会主义传统,相当尊重工人的权益。这条新法等于是打开了一个缺口,动摇了法国企业和雇员之间的惯性平衡。于是连本来最不需要担心就业问题的精英—索邦大学的学生,也都怒奔街头,筑起了法国革命史上极富象征意味的街垒。

然后连工会、中学生、退休人士乃至于一些小公司的老板都加入了!法国政府提出这种法案的用意是为企业松绑,使他们可以在没有后顾之忧的情况下增加聘用青年。毕竟法国年轻人的失业率高达百分之廿五,拖住了经济发展的后腿,也增加了包括福利金在内的政府开支。但许多国际大传媒忽略的一点,是这项措施的原意其实是要响应去年年底的法国城郊暴动。因为当时法国大城巿郊区青年最不满的,就是找不到工作和备受打压的工作环境,尤其是那些深受种族和阶层歧视之苦的移民第二代。

可是许多原来是这道《首次雇用合同法》拯救对象的青年,也都加入了这场大规模的抗议运动。原因是除了担心工作机会外,他们就算有工作,也得面对低薪和随意被辞退的风险。更可怕的是出于歧视的理由辞退员工本来就是犯法的,将来上司或老板就算歧视,亦能够不说一句话就请下属收拾包袱。就事论事,法国学生和工人掀起这场运动是有道理的。

但是很多传媒偏偏把焦点放在两代学运的差别,关注运动之外形多于实质问题,更请出上了岸的前学运老鬼月旦一番。

于是《首次雇用合同法》的内容争议,就被轻而易举地转移为学生的理想够不够气魄等虚不着地的层次了。就算丹尼尔.柯思邦迪说得对,如今的学生没有改造未来的视野,难道就等于他们的要求是错的?他们的愤怒就没有根据了吗?

一场社会运动的真正价值在于其诉求正义与否,冲击不义的现况与抵抗不义的未来是没有高下之分的。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