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两种警察两种故事

报纸每天发行,电视和电台更是随时更新新闻,所以媒体总有几套叙事模式,不管发生何事,一切数据皆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迅速地套进既定的框架,成为读者看得明读得懂的「故事」。

把新闻说成是故事,并不意味新闻是虚构。正相反,故事的结构为事件予赋意义。近日的「徐步高案」就是个绝佳例子,说明新闻为甚么是种故事,不同的故事又会引导大家注意到哪些不同的重点。

此案一发生的时候,几乎全港媒体都联想到电影《无间道》,一个坏人埋伏在警队中的经典故事。再加上大家在开始时都无法获得太多确切消息,又有各式各样的小道流传;于是在最初两天,各家报纸纷纷提出稀奇古怪的不同版本,有的说这里牵涉赌球集团,有的甚至说案中还有另一个神秘恶警。如果大家继续猜谜炒作,对警队来说肯定不是好事。

有警察犯案杀死同袍本来就是非常严重的打击,若巿民由此怀疑警队中是否还有「内奸」,是否还有更多不为人所知的阴暗面,则整个警队形象和公信力就会陷入空前的危机。任何政府部门遇到这种情况都必须出动公关,尽量化危为机,把劣势变成优势,方法就是说出另一种故事。

于是两天后,警务处副处长罕有地在调查还未达到结论前,召开记者招待会,有问必答,把已知的资料公开,务求排除不利警方的猜测和流言。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他特别强调殉职警员曾国恒的角色。

曾国恒的手枪开过五发子弹,却离奇地收回枪套之中,本来是令所有人猜疑的重点,因为它意味着可能有更复杂的内情甚至其他人存在。但在警方的分析里,这却成了警察训练有素,毅力惊人的明证。他们认为负伤的曾国恒开过五枪打死徐步高后,忍痛依循训练养成的本能收枪回套。

而且副处长在讲到曾国恒和另一名受伤警员时,忽然双眼通红语带哽咽,完全表现出为同袍难过的情绪。加上这两日间不只特首和警务处长分别探视慰问负伤警员和曾国恒家人,又有消息开始讨论曾国恒的遗体即将安葬于殉职公务员专用的「浩园」。与此同时,政府也全力配合,发放和曾国恒有关的资料。因此另一种媒体常见的警察故事就被触发启动了。

果然舆论从质疑警方转向颂扬英雄,市民对一个好警察的同情掩盖了坏警察造成的伤口。众多网民在论坛留言悼念曾国恒,有些市民甚至送花给留医的警员冼家强。

虽然仍有许多疑点,但本来可以更大的伤口暂时止血。传媒没再问还有多少「无间道」,开始绘声绘色地描述徐步高「入魔」的经过,构造出对警队整体问题不大,但更刺激曲折的故事。

中央政府时常把「正确引导舆论」列为传媒工作重点,看来可以向香港取经。传媒永远是饥渴的,百姓永远是疑心重的;与其遮遮掩掩,不如公开透明。要紧的是搞懂传媒乃是售卖故事的行业,向它们暗示一种对己有利的故事走向,往往就可扭转大局。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