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何谓设计

听说设计师是今天香港年轻人心目中最有型的职业,不只衣家居有型有格,红起来还可以有大把的收入,让自己的脸孔出现在各大小报刊杂志上。看来法国社会学家布迪厄(Pierre Bourdieu)说得对,这个社会有好几种资本,评价一个人的地位也不只是看钱赚得多少。一个保险经纪的收入大有可能要比做设计高得多,但不知道为什么,在一群经纪面前说自己是个设计师,就是有点艺术家的自信,听起来就是有点时尚感,彷佛包裹了一层神妙的氛围。

也是,眼下很多时尚杂志都贡献了许多篇幅给设计,时装自不用说,家具、平面、室内、建筑乃至于各种小玩意都有读者爱看。我问过一个朋友这有什么好看,答案很简单,就是「又靓又有型」。

但设计就是这么一回事吗?把一张桌子或一个糖果盒弄得漂漂亮亮,让用家用得过瘾,使商人赚个开心?日本设计师原研哉(Kenya Hara)在《设计中的设计》一书劈头就问「何谓设计?」,并举了一个例子来展开这个问题:「这里有个杯子,或许你清楚明白那就是个杯子。但当某一天有人跟你说『请设计这个杯子』时,你该怎么办呢?即使认清了这杯子将成为设计的对象,但当下也会因为不知道该怎样去设计这杯子,而感到自己越来越不了解杯子。甚至更进一步地将杯子到盘子间,同样是玻璃器皿却具有微妙差异之处的十几种容器,一同排列在你面前,若要你清楚说出哪些层级的是杯子,哪些是盘子时,你又该如何去界定那个分界线呢?」。

也就是说设计不应该只是一项物品的改良、美化和包装,而是一种根本的提问,一种对老东西的新发现。设计至少对原研哉这位当代日本设计界中坚而言,设计总是始于事物本质的还原。就算你没见过他的作品,但只要知道他是「无印良品」的顾问,就不会对他这么强调回归根源的设计观感到意外了。「无印良品」这个标榜不走名牌路线的名牌,产品可谓涵盖了衣食住行的全部范围。品类虽多,但都有自然简约的风格,叫人一眼就认得出来,是种回到根本恰到好处的设计。

基本地思考设计把已知的事物陌生化,才能得出令人意外的创新。原研哉在书里提到一个叫做「Re-Design」的展览,正是他探索这理念的一次实验。他策展的「Re-Design」也来过香港,记得不少报纸都报道过里头陈设的有趣作品,例如建筑师茂设计的厕纸卷。一般厕纸卷的轴是圆形的,因此绕它卷起来的厕纸也成了一个个圆筒。茂却把那个轴筒做成四方形,使厕纸卷看起来怪怪的。但它绝不只是个别致有趣的把戏,而是另有用心的小革命。因为四方形的厕纸抽拉起来不如传统圆卷那么顺滑,会产生阻力更会因为磨擦而发出噪音,所以令人用得很不方便畅顺。结果是厕纸用少了,这个设计的目的就是环保。当然,它还节省了存放的空间,圆形的厕纸堆放起来总是会留下不少间隙。看过茂的设计,我不禁反过来猜想,传统的厕纸为什么是圆的呢?

可见设计能够从细节的变化改革许多事物以至于人类沟通方式的整体面目,所以它无处不在,也所以这个行业变得如此吃香。原研哉认为设计总是被看成表面式的服务,让商人卖更多的产品,让政府和企业的讯息更深入人心。可是,设计师应该在社会上找到更有弹性且更适当的位置,因为「设计并不是一种技能,而是种捕捉事物本质的感性与洞察力」。所以设计师不只是样「有型有款」的工作,还可以是社会物质转变的催化剂。

【来源:苹果日报-牛棚读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