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以车为本的办学理念

学校为甚么要种树?就算不谈玄之又玄的象征意义,从最实际的角度来看,它也有非常好的理由。

树荫遮蔽了空间,但那远远不是一个封闭的空间。和密闭的教室不同,大树的枝叶界定了一个范围,让学子可以聚集可以休憩,但又容许出神的灵感,随时接受外在的刺激。是的,树木总能刺激灵感。

当树木多到成林的地步,就有了一个令人松弛的漫步空间,这是任何建筑物都给不出的舒适环境。学校的英文叫作School,休闲凉鞋的名牌「爽健」叫做Schole,它们的源头都来自希腊文的Skhole‵,意思就是「悠闲」。

在古希腊人的心目中,学问之所以可能,首先要摆脱一切生活的重负与日常的压力,也就是要悠闲。而最典型的悠闲状态,就是随意的漫步。学者们在林间自由自在信马游缰地走路,边聊边谈,学问就这么聊出来了,学问也就这么传下去了。所以树林确实是最早的学校。

我深深庆幸自己在中文大学念过书,尤其是在林木特别葱翠的崇基学院住过四年。其中一个理由就是在香港畸型的土地使用和空间规划之下,中大是座山城,很少有一间学校可以有这么多的树木,使得走路不只是种枯燥的交通方式,而且是带点野趣的真正散步。

早年崇基学院的师生在原有的自然基础上还要努力种树,后来新亚、联合二书院加入又在盖楼的同时植木,实在是很有远见很有智慧的做法。欲办学校,先得种树。不意今日中大要扩大招生,要赶上国际一流的地位,第一个动作居然是斩树。校方高层的说法是路面太窄,车多人挤,安全成了问题,不斩树路就拓不宽了。这不只是一个校园里的小风波,也是整个社会价值观的体现。香港本来就是国际大都巿中行道树最少的一个,每次要发展巿区建设新房却仍然不带半分愧色地 砍树。除非一棵树给人鉴定为珍稀品种或者年事极高,否则还是得牺牲生命来让道。

这种矛盾往往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尖锐,例如造房,许多设计都能尽量容已存树木于新建空间之中,只是成本大了些,端看发展商怎样衡量价值,愿不愿花这笔钱。

中大的情况其实更简单,只要把车路改成单行道就不用修宽马路了,其高层之所以舍此不图,怕的就是日后开着车子绕来绕去很麻烦。为了方便汽车不惜斩掉前人数十年前种下的树木,这样子办学倒也别开生面,可以称作「以车为本」。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