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灭自己威风

在胡锦涛访美的随行人员之中,有一个人叫做郑必坚,职务是「中国改革开放论坛」的理事长,实际上则是胡锦涛最重要的智囊之一。他在担任中共中央党校常务副校长的时候,曾经提出过一个流行一时的理论,那就是「和平崛起」。

意思是中国已是个大国,其崛起无可避免,大家应该承认;但却不用太担心,因为它的崛起是和平的,对任何国家都没有威胁。这套说法听在国人耳中,自然十分受用,似乎大有中国人民终于站起来的雄心和豪气。但翻译作英文之后,「崛起」成了「rise」,就很刺激外国人的神经了,尤其是当今世界唯一超级强权美国。然后在胡锦涛访美前,美国各主要报刊除了继续质疑中国操控人民币汇率、出口倾销和扩张军备外;竟又不约而同地发表评论,表示中国内政问题多多,自顾尚且不及,又哪来的工夫去崛起争霸?

例如《华盛顿邮报》就在4月1号社论中表示:「中国正在涌现的内部挑战要比它在内外领域上的成功,更加令其领导人彻夜难眠」。《纽约时报》更在17号的一篇报道里说:「胡主席告诉过布殊总统,对付政治腐败、农村不安、贫富差距和严重污染已经占去了他的所有时间。」有观察家认为这类消息和意见是中国政府主动释放出来的,而且效力算是卓著,目的是要降低美国政坛和国民对中国日益高涨的敌意。如果嫌这种观察太过阴谋论的话,我们还可以看看近年来国家领导人的公开言论,也总是再三强调「中国还是个发展中国家」,岂不也是投射出一副主动「示弱」的形象。美国高层曾提出「中国威胁论」,最近则改倡「中国责任论」,看起来是正面响应了「和平崛起」的说法,承认中国是个不可回避的世界大国,应该在国际上和美国共担重任。其实只要再多看一点想深一层,就会发现所谓「中国责任」无非是说词,背后仍不脱要抑止中国甚至围堵中国的基本思路。

且举一个较少人注意的例子:油价问题。5月的《外交事务》期刊发表了一份调查报告,显示越来越多美国人担心日益上升的油价会操控美国外交政策,因为美国太过依赖进口原油。这种担忧反映在一些国会议员的主张上面,他们认为全球油价上升是因为中国的经济发展,这头不知饱足的巨兽把油价抬高了。很巧合地,这批议员要求布殊在和胡锦涛会面时候提出苏丹和伊朗问题,要中国做个「负责任」的国家,不要向一个人权纪录恶劣和一个试图发展核武的国家买石油。看到了吗?这就是「中国责任论」的真谛,一方面把对于高油价十分不满的国民情绪引导到中国身上,试图抑制它的高速成长;另一方面则用难以争议的人权价值与国际安全理由切入中国重要的石油来源和外交联系。在这样的局面下,降低「和平崛起」的高调,不惜「自暴其短」地泄漏自己的问题,不啻是中国政府柔软而现实的外交策略。既不能摆脱美国,又不能和他硬碰,「示人以弱」确是很好的选择。难怪中国政府接受胡锦涛这次「国事访问」可以不设正式国宴了。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