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主业会开门了!

一个组织要走到甚么地步,才会被人称作秘密组织?一个宗教团体又要去到何种境界,才会被人标签为地下教派呢?

早就惹人猜疑的天主教组织「主业会」近几年很红,因为全球畅销书《达文西密码》把他们形容为不惜派出杀手去追杀敌人的极端团体。小说改编的电影很好,就要上映了,与其到时候被动地给人攻讦,不如主动出击。于是成立数十年来一直低调隐秘的「主业会」,最近大展公关手段,不只接受采访,让外人进入他们在纽约的哈顿那十几层高的美国总部大楼,甚至还推介成员给媒体。所以最新一期的《时代》周刊就有数据去做个封面故事了。

要知道这在几年前几乎是无法想象的。主业会是天主教会内部一个权力特别大的组织,直接听命于教宗,所以各地教区的主教有时候也无法得知他们到底干甚么。而且就像「共济会」,主业会的成员是不能自行揭露身份的,也不能向外人透露太多组织内的事。更神秘的是即使在招募新成员的过程里,被吸收的对象也不知道自己天天去的这个「中心」就是主业会的基地之一,直到最后要下决定加入与否的那一刻才洞然发现真相。

主业会没有一份公开的成员名单还不够奇怪,它甚至连会规也不对自己人开放。和主业会有点「牙齿印」,以开放见称的「耶稣会」神父马田曾在美国的天主教杂志《美国》撰文,评论主业会的会规用拉丁文写成,不只没有大家看得懂的英文版本;平常还锁在柜子里面,一般成员只听过这份文件,却没有亲睹的机会。事实上,很多离开了主业会的成员都说,他们平日的教义问答课程笔记,也是用外人难解的「密码」写成。

主业会有甚么不能公开的道理呢?他们的创始人施礼华的主要著作《道路》,自1939年出版以来,已经被译成数十种语言,其中并没有太多高深的奥义,无非就是「今日事,今日毕」之类的普通格言。所以英国最重要的左翼评论家伊格尔顿就很不客气地斥之为「三流水平的神学见说」。

难道主业会还有甚么更值得隐藏的东西吗?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