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二十一世纪的中古教团

鞭打自己,是许多传统天主教会的修炼方式,有说是重温耶稣受难的体验;也有人认为是断食一类的灵性实践,可以锻炼纯洁灵魂。但是到了今天,这种手法太过骇人听闻,所以绝大多数的教会都放弃了这种折磨肉身的修习。

可是很多人认为神秘的主业会依然保有这个传统,他们的忠诚会员甚至每天在大腿扎上一条带刺的索带两小时,就像《达文西密码》所说的一样。虐待自己不打紧,主业会最为人诟病的是其不光彩的历史。创建这个团体的施礼华神父是西班牙人,所以它的发源地也在西班牙。当时在位的是西班牙亲法西斯的独裁者佛朗哥将军,主业会有很多成员都是这个恶名昭彰的坏蛋的支持者,甚至还当上了他的内阁成员。佛朗哥将军则称颂主业会是一群「值得敬重而且有荣耀的绅士」。

说到绅士,主业会的另一项罪名是极端保守的社会价值观,反堕胎反同志爱不在话下,他们甚至鼓励女性多点尽好自己的本份,也就是照顾男人。住在主业会中心里的热心会员不只要男女分住,甚至连电话都要严格地按性别区分,女人绝对不能打男子专用的电话;但是女会员却要负责整个中心的清洁和煮食,她们被告知「这也是神圣的工作」。

再保守也无所谓,这个世界上保守的宗教团体又何只一个「主业会」?问题是现代社会事事讲求透明公开,一个人在中古时代天天拿针刺大腿不会惹人非议;但是今天如果你突然发现身边的同事每日戴着棘带上班,又不肯坦白交代,你肯定会认为他有怪癖。

所有被人批评为异端甚至邪教的组织还有另一项共通特色,那就是要成员疏远家人。有一个以抨击「主业会」为目的的网站,设立和维持它的就是一群家长和前会员,他们都经历过子女突然「变成了另一个人」的遭遇,也痛苦地面对过子女要彻底离开家庭搬进「中心」的震荡。他们曾向天主教教区求助,但没有多少效果。毕竟主业会是前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最信任宠爱的机构,传闻十分富有的主业会曾在八十年代出手挽救濒临破产的梵帝冈银行。撇开主业会的政治背景不论,其实它的保守作风和自虐式的灵修手段要是放在从前,根本就不是公众会产生兴趣的东西。说到秘密,哪个传统社会没有秘密;论及离开家庭,以前各大宗教「出家」的例子又少得到哪里。我不同意主业会的主张,但我同情它。

在我们这个世代,任何一个想和主流社会保持距离,守住自己隐密,但又有强大魅力和影响力的团体,都难免染上一层地下色彩。如果它还要是个宗教团体,简直更符合了大众关于异端和邪教的想象了。或许主业会最大的错不是它的神秘,而是它生错了时代。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