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怕陈方安生,也怕曾荫权

曾荫权和民建联最近亲密到了一个不寻常的地步,一个月之内先是亲自出席民建联的中委会,再派许仕仁与林瑞麟去东莞参加民建联的路向营。先撇开委任民建联成员进入重要的咨询架构等实质动作不论,这两项姿态上的演出就实在太不得体了。标榜行政主导,要做全民特首的行政长官怎能亲身跑去一个党的最高决策会议呢?曾荫权不是民建联的党员,却又以特首的身分参加这种闭门内部会议,他该不该公开当日的会谈内容呢?可是话说回来,这次行动却又十分地「曾荫权」,总是抓住任何机会不放,灵活地转身,却又表现得过犹不及。

那么,从一开始打算自组「政府党」班子,挟高度民意以凌驾各现存政党的曾荫权,到底是为了什么转身?又为了什么要转得如此彻底,犹恐路人不知今天谁是亲谁是疏呢?小道消息说是北京的意思,传闻国家领导人曾经耳提面命,要曾荫权明辨「敌我」关系,多多重用传统「爱国爱港」势力。但理由是什么?却又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其实政府班子近日和民建联的火辣关系,要放在另一个背景底下考虑,才能见其真实底蕴。这个背景就是如火如荼的选举委员会提名战了。关心政坛走向的朋友,必能发现过去两周以来,政府和所有爱国爱港势力正全力发动机器,务求全面堵截民主派取得100个选委席位,举兵迈入小圈子选举的企图。于是一时之间,医学界有医学界的内讧,法律界有事务律师与律师之争,好不热闹。

但无论从过去多年来的实践经验,还是循正常理性的推论,我们都已清楚,如果特首的位子想要坐得稳,如果政府真想「强政励治」,最好的方法莫过于来一场有竞争的选举,不论这是人数多么有限的小圈子选举,也不管这个选举的结果是否早有「天意」。假如曾荫权能在选委会的战场中轻松胜过余若薇、李永达甚至陈方安生,顺便秀两手醒目香港仔式的亲民手段,日后就比较不易落人口实。就算给人批评成「钦点」特首,起码也可以理直气壮地回一句:「好歹我也是选出来的。」

既然如此,北京为何还要这么紧张?政府和各方亲政府势力还要肉紧地四出拉票?曾荫权又为什么还要突然加快丁屋审批权来换取80席新界势力的支持呢?传统智慧是中央政府行军布阵向来稳字当头,宁要防患于未然,也不愿给民主派一点出线入闸的机会。但是以当前局势来看,民主派再怎么一心同德,再怎么神通广大,也不可能在选战中威胁到曾荫权胜出的机会,他们还怕什么?

他们怕的其实不是民主派,而是曾荫权。这么讲不是危言耸听,而是有可寻的。首先,若让曾荫权堂堂正正地出战,届时各方爱国势力和他的关系就不是像现在这样,是特首有求于民建联和乡议局;而是反过来大家要忍气吞声按下各自的不满,自动归队举义勤王了。因为只要对手顺利进了沙圈,再小的风险也是风险,曾荫权即使不加快审批丁权,即使不用派糖给民建联,新界帮和民建联在形格势禁的情下也不能不紧紧地团结在他的身边。再加上一场搞得像「幻觉直选」的选委会选举,凯旋班师的曾荫权焉能不强势?而且可能是太强势了。

中央当然是「支持特首依法施政」的,问题只在于怎么个支持法。民主派抬出了陈方安生之类的角色后,中央要各旗人马放下一切计较,全力鼎助曾荫权是一种支持;立刻动员大家抢夺席位,让选委会一片红海尽是自己人,又是另一种支持。后面这种支持的微妙之处在于一方面清楚地显示给曾荫权看,香港政坛有很多条互不从属甚至各有冲突的路线(比方说左翼的工联会与亲商的自由党),但归根究柢只有北京的大手可以完全掌握。另一方面则是让曾荫权的权力实质地放置在不同路线的交错平衡之上,使他要用各样交易手段来维持这种平衡(大家都知道,选委会的席次分配最合造就「政策交易」(吴志森兄语)。

这里的矛盾就是如果要特首真正做到「强政励治」,就该让他和他的班底成为中央政府在香港的唯一合法代理人;但若真是如此,却又会坐大了曾荫权,失却了使用其他势力微调政局的可能。当日董建华之败,就是路线太多,谁都声称自己背后有人,就连田北俊见了廖晖回来都可假传御旨,而董建华却又不敢公开直斥其非。换了曾荫权登场,中央很有要一新作风的倾向,许多自认是代理人的都不知董下曾上的内里乾坤,看来可以杜绝一些人继续上京打小报告的意图。因为当时的中央政府急欲确立曾荫权的权威,令他成为独一无二的代理。

但是自从政改方案推倒,使中央认识到单凭曾荫权还是搞不定民主派,必须照样重用传统「爱国爱港势力」。同时,曾荫权的民望却又居高不下,颇有往强势特首发展的势头,日后说不定羽翼丰满渐渐失控。所以还是改弦易辙,回复多几条代理路线的路子,既可以打击甚至淹没反对力量,又可以限制曾荫权,不令他自高自大。

这当然是传统中国的治术,永远不要押注在一个人身上,而要充分利用臣下的不同甚至矛盾,好维持在上位者的难测天威和无上中立。但这也是中央处理地方政府的一贯手法,就像蔡子强兄所说的,省长和省委书记尽量不要是同一派系,这才能收中国式「制约与平衡」之妙效。否则坐大了某个地方,难保有朝一日不听使唤终成心腹之患。内地省市犹是如此,更何情势复杂,有机会成为「颜色革命基地」的香港。

代理人太多,人人有话要说,特首忙于酬应,怕会成了跛脚鸭;反过来特首太过强势,既怕他失控,又怕没有其他选择可以应对意外的变化。看来中央和曾荫权都会很头痛了。

【来源:明报-笔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