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总统和国王一样有钱

现代民主政治的基本信念,就是个人参与政治的机会都应该是平等的。一个人不能只是因为比我有钱,交税比我多,就可以拥有多过我的政治权利,进而得到更多的权力。

西方民主国家在过去两百多年来的发展历程,就是这个原则的渐次展现。起初,只有拥占某个数量资产的人才有投票权,后来扩大到了所有纳税人手中;最后,则全部成年公民不论贫富,都有一张可以决定国家命运的选票了。

然而到了今天,可悲的是许多民主国家的国民剩下,也就是这么一张选票了。《福布斯》杂志公布的「国王与独裁者亿万富豪榜」证明的是个古老的道理,一个国家的政制越是集权,它的财富和政治权力也就越集中,所以沙特阿拉伯国王与卡斯特罗当然是他们国家中最有钱的人。可是今天的世界却出现另一股奇特的逆流,那就是刚刚给扳倒的泰国总理他信和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

就算不谈这么极端的例子,看看前两年《福布斯》杂志设计的另一份世界各国元首财富排行榜,我们也会注意到许多国家的领导人原来也都是富豪,例如美国总统布殊和副总统切尼。这是甚么道理,难道老百姓都喜欢富翁,觉得他们光是有钱还不够,还要让他们统治自己?

当然不。这是因为现代的民主政治已经变成一种十分昂贵的游戏,要竞选要打宣传战,口袋还没有充裕的经费就根本玩不起。筹款是条出路,但筹款很容易变成名正言顺的官商勾结,以收取财团巨额献金闻名的日本式民主就是最佳范例。要不就干脆靠自己,像他信和贝卢斯科尼那样,先掷下大把的银两,当选之后总有机会连本带利地捞回来。

这种现象格外令人神伤于社会民主主义的全球退潮,因为强调社会财富分配,立场左倾的社会民主主义本来要解决的,就是财富与民主的根本问题。社会民主主义把民主和财富的平等看成彼此相关不可分的两大价值,相信没有较为平均的财富分配,就谈不上真正的平等。举个例子,一个人若是贫无立锥之地,谋生尚且困难,他又怎么去买报纸关心时事又怎会有空去参加公民集会讨论政治?更何况参政?就算他肯放下一天的工作去投票,多半也只能是受到排山倒海的竞选工程蛊惑,不知就里迷迷糊糊地投下了选票。

主张紧缩福利开支的新自由主义如今大行其道,或者真能提升社会整体的收入水平,但却不止压不住,还助长了全球各地贫富之间的距离。照这个趋势看来,或许有一天我们会看见《福布斯》全球元首财富榜可以和全球国王财富榜一较高下了。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