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残杀老人的时代来了?

看过经典电影《楢山节考》的人,当会记得片子里那个山中贫苦村落的残酷传统。到了一定岁数,村里的年轻人就要背着自己的年迈父母走上雪山,将他们遗弃在大雪纷飞的山上,任其冻僵饿死。

这么做的理由是因为村子的土地贫瘠,生产不丰,粮食不足,所以把没有生产力的老人丢在深山里自生自灭,不只比直接杀死他们要仁善,而且也很符合经济原则。

其实,这不完全是虚构的故事。历史上很多文明都有类似的处理老人的传统,目的都是想让这个社群或部族可以强健地生存繁衍。虽说如今世界上的发达地带文明得很,不可能容许这种事的发生。但是请注意一个全新的残害老人的年代可能即将来临,因为发达国家及地带正在进入高龄化时期,人类历史上头一回超过40岁的人口要比40岁以下的还多。

请想象一下,20年后你走在街上,白发苍苍的老者触目皆是,活蹦乱跳的小伙子却屈指可数,这是个甚么光景?这同时意味着越来越多的人要倚仗越来越少的人扶养,更意味着整个国家一半以上的预算可能都要投入到照顾长者的福利和健保之上。尤其是实施一胎计划之后的中国,当现时仍在劳动巿场打拚的一代退休之后,会发现自己没有足够的积蓄,国家又欠缺足够的健保储备,只能信任自己的子女,这是何等巨大的危机,毫不夸张地说,政府甚至有破产的危机。

讽刺的是我们的生命科技及医学却仍然不断钻研延长生命的技术,而且屡有突破。另一方面,则有人说现代人一生中最贵的日子就是最后的那一天,意思是用在人生最后阶段那几天的医疗开支是非常昂贵的,要比你前半辈子花在看病上的钱多得多。

首先糖尿病、心脏病及癌症这些缠扰老人的病症就要耗用很多药费和医护的心力了;当病人陷入弥留状态,加护病房里挽救生命的努力更是代价惊人。在这种情况底下,已经有些地方的学者和官员在研究我们是否该应用经济原则,计算何时停止对一个老年病人用药。举个简单的例子,一个80几岁的人患了肾病,只要换肾才能活命;但我们值得把一个新鲜的肾脏用在一个既无工作能力,而且顶多再活10年左右的人身上吗?

大自然是很残酷的,多数年老的动物要不是被更强的掠食者吃掉,就是给遗弃在荒野上无助地等候命运的降临。人之异于禽兽者几稀矣,全赖那一道短窄的道德红线。世界人口变化的大势会不会冲溃这条线?将来有一天大家又会不会呼吁长者们为大家着想,提早牺牲生命,「为国捐躯」呢?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