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一个香港文化人看大陆创意产业

首先我要摆明自己的身份。自从1998年开始,我就出任凤凰卫视的谈话节目嘉宾主持,现在亦是它的时事评论员之一。多年来我常思考一个课题:香港的文化和创意产业会不会被边缘化?

香港一度是两岸四地中思想交流最活跃最开放的地方,也曾经是整个华人文化圈里的创意产业及媒体工业的中心。关于它的伟大,我有亲身体会。15岁以前,我都在台湾生活,满脑子尽是封闭思想。回到香港之后,我才有机会读到鲁迅与马克思、钱钟书和顾颉刚,而且还发现了过去不可能接触得到的现代中国史。那是洗心革面的启蒙经验,正是香港让我学会了批判与思考。

因此许多知识分子对香港寄以厚望,希望它能像从前让王韬创办中国第一份现代日报,让孙中山初识西方社会魅力一样,成为推动大陆开放与民主的自由港。站在比较实利的角度来说,不少创意产业中人也想把香港的经验和优势打进内地,开辟更广大的市场。

然而,这两年我们却目睹祖国大陆的迅速变化。湖南卫视的「超级女声」平地一声雷,让全香港人见识到了内地娱乐工业的庞大潜力。百度的上市与新浪带头开辟的名人「博客」风潮,则叫前些年突然IT的豪门新贵无地自容。而一向喜欢把东京伦敦等异国地名套用在自己身上以自高身价的香港人,最近却开始用北京的艺术村「七九八」来命名新开的餐厅,可见北京有多「潮」多「型」。无论从哪一方面看,大陆的增长速度都正在拉开和香港之间的距离。如果说10年前,北上珠三角工业带的经理们,开始收拾包袱打道回府开的士,现在则是从事广告、娱乐和IT等产业的「创意阶层」,挣扎着在神州大地寻找剩余的机会。

以《创意阶层的兴起》一书享誉全球的理查德‧佛罗里达(Richard Floride),在其新著《The Flight of Creative Class》中说明了像微软这样的大型创意产业,为什么要在北京设立地区基地。除了较低的薪金与海淀区密集的大学和研究机构之外,「北京远不再是文化单一的市镇……伴随着茁壮中的音乐、前卫电影、游戏设计与动画,这个城市正处于文化的前沿地带」。也就是说北京不只是科研人才汇聚的地方,还是能够吸引其他文化创意人才的有趣城市。

在过去要是有国际级的文化艺术活动巡回东亚,大中华地区的首站一定是香港,上海和北京都要叨香港的光请人家顺道一游。但是从未在中国全版演出的瓦格纳歌剧《指环》,去年却独登北京。而全球学习钢琴人均最高比例的香港,则有许多乐迷专程搭机北上朝圣。在流行音乐和另类音乐的领域,北京更是全球瞩目的新焦点。例如德国工业音乐先驱Blixa Bargeld,就干脆移居北京。他对记者说:「我感觉北京正成为世界的文化中心。」这都不只是高雅文化圈里的现象,而是整个创意文化产业中心成形崛起的前奏。过去的纽约和当红的伦敦与柏林,都是由尖端实验的文艺开始,渐渐拢聚出整个工业流程的人才。在这种此消彼长的趋势下,再说香港是东西文化交汇之地实在是自欺欺人。

【来源:新民晚报-文化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