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香港不只是经济城市」研讨会 阻碍香港前进的三种讨论

描述香港,应放弃三组常用的说法,以免再浪费资源,即:

香港是否已经衰落;

香港是否政治化了的经济城市;

亲中派与民主派的对立。

这三组讨论极有问题,阻碍了香港的前进。

香港衰落意味过去很好?

近年不停有评论指香港正在衰落,但这即表示香港曾经辉煌、美好,但97前的香港真的很好?在不少人眼中97前并不比现在好得很多,当时已有很多贫穷人口,一些既得利益阶层会觉得97前相当好,今天利益受损,故觉得衰落了。但对于很多97前觉得香港不是太好的人,其体验不是由很好变为衰落了,而是从「几衰」变为「更衰」。

第一个问题是,若我们真的相信「香港衰落」这套理论,很容易将过去投射为一个很美好的香港,并指导了目前的方向,亦是香港的问题所在──努力地回到过去,很想找出过去成功的经验在哪,如何返回过去。

港人今日是真正向前望还是怀乡怀旧?怀旧的人心中过去的香港,是个谨小慎微、注重经济发展的城市。很多时我们觉得过去香港是一个好的香港,乃在于他是一个单纯的经济城市,97前的香港没有那么多政治化的问题,这说法是否有道理?

从来没有人解答为何我们有这么多二元对立的讨论方法,例如经济为何与政治是对立的?为何政治就等于不稳定、有争论?经济就等于稳定、和谐?要和谐、稳定、经济,就不要争论。

这想法限死了我们的想象力、定位,占去很多资源,进行这种讨论──香港应该是经济城市还是要政治化──是很不智的。

政治等于不稳定?

我实在不明白什么是经济城市,什么是单纯的经济人,我知道我是一个整全的人。经济发展很重要,但属于手段多于目的,目的可能是更好的人生,更快乐的人生。

我们要放弃香港衰落这一描述方法,也要放弃香港是否政治化还是经济化的讨论。

第三种要放弃的讨论方法,是亲中与民主派的对立。

「亲中」这概念很多时与左派挂,但很多被指为「左派」的言论,其实是非常右的,这左与右的标准是国际或学术界上左右的区分。

为何「亲中」被称为「左」,这是历史关系,亲中被指为亲社会主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主义当然是左。但当亲中的内容在变时,左的意思也在变。

以亲中与民主的对立作讨论问题的方法,并不准确。我认为应该创立一个新名词,叫「亲中派对」。以英文称之,即「亲中party」,即快乐及党派的意思。

其实香港现时有太多人亲中,但却不被现时「亲中派」这名称所吸纳,故要建立新名词。亲中有很多种,你在说哪一种亲中?是说与中联办亲近,还是说住在罗湖深圳每日到香港打工,哪一个较亲中?香港有很多人到北京上海珠三角工作,他们又是否亲中?

现时有些年轻人很爱中国,不是仰慕现领导人或对现政权有太多认同,而是喜欢上海酒吧的气氛,觉得认同中国很有型,有人认同中国是因为北京有一队最前卫的摇滚乐队,因此很爱中国,想到北京投入流行的波希米亚族,他们又是否亲中?

按现时亲中派的内容,很多人也不被包括在内,故应以「亲中派对」称之。他们又是否一定不认同民主派的理念?一个很爱上海酒吧北京遥滚乐队的年轻人,会否不认同民主派?未必如此。

亲中定义在变

「民主派」这概念也很奇怪,全世界今天讨论政策方向时,很少见到其他地方这么标榜民主这价值,而又可以衡量所有政策。

香港应重新界定左右是什么意思,我们应重划香港的政治讨论光谱,协助我们分析政策。

以边境税为例,亲中与民主派为何会是有效的立场?如果用国际上通行的左与右光谱,反而可看到两者的分别,右倾政党会如何看开征新税,背后比较容易有一贯的逻辑,容易与市民大众沟通。

上述三组讨论都极有问题,阻碍了香港的前进。

【来源:明报-论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