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动脚别动脑

世界杯和经济表现有没有关系,是个可以永远争论下去的问题。但是我知道出版业和印刷业的生意在这段期间一定火,首先报纸杂志都得狂出特刊增页;然后各路出版商也不可能放过机会,什么纪念特辑观战指南,无不你抄我我抄你,乱七八糟地胡搞一气。如此一来,从造纸到发行这一条龙产业的生意又怎能不好。有个数字,今年世界杯时段英格兰出版业的营业额会上升百分之十,达十亿英镑。

如果你自命是个好深思的知识分子,面对着这许多眼花缭乱的书刊,该选哪一本作为你的世界杯读物呢(如果你还有时间读书的话)?最近买到一本叫做《动脑粉丝的世界杯指南》(The Thinking Fan’s Guide To The World Cup)的书,名字很吓人,排阵也不错,作者包括了Nick Hornby、Tim Parks和Jorge G. Castaneda等三十三个相当不错的作者。读下来才发现上当,原来它根本没有指南的功能,只不过是一人一篇文章地介绍世界杯决赛周的三十二个竞赛国(外加《新共和国》总编辑Franklin Foer一篇结论),而且写得相当个人化,谈一下自己对这个国家的感情,或者说一点自己和该国国家队的恩怨。

不是不好看,但我就是搞不懂这本书和世界杯到底有什么关系,其中有几篇甚至没怎么碰过足球,真是「牛肉在哪里」了。英国经典老牌足球杂志《Four Four Two》的书评一句话就点中了它的死穴:「脑子动得太多,足球太少」。

话说回来,香港球迷人数这么多,但肯花时间深思足球里头装什么的却是寥寥可数。以足球杂志为例,我就没见过一份会像《Four Four Two》这样有脑,不只每期必列书评,还会发长文探讨伊朗的足球与政治的关系。要是把它译成中文,销量肯定危险。因为我们的球迷首先是赌徒,赔率表比文字重要。然后明刀明枪地只爱足球,不爱足球与政治、足球与文化、足球与经济,以及足球与任何一种X的联姻。最后,就算单单专注球赛,大伙也是看球星多于看战术。我见过太多的球迷声称自己是某队死忠追随者,结果一场球赛看下来,队伍打的阵式是451还是442都搞不清,夫复何言?

这也好,起码态度简单明确。球要不是用来赌,就是拿来踢,思考足球?何苦。

【来源:苹果日报-牛棚读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