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党员名单该有多透明?

有些词太过美好,以致无论任何时候任何场合,只要一亮出它们,就彷佛正义在手,毋庸再议。「透明度」「知情权」就是这样的一种字眼。

在最近的政党成员名单披露风波里面,很多人指摘民主党违法,批评它没有依据香港的公司注册条例,全盘揭露党员名单,还试图用法律手段申诉,以求继续封闭名单。不料才一转眼,网上就有人替民主党爆出内幕,使它的党员芳名大白于天下。遂酿成「真兄弟」事件以来,民主党另一次内乱危机。

民主党不争气,路人皆知,他们的「大佬文化」和浅窄视野,长久以来也广受诟病。他们违背法律要求十多年也是事实,无话好说。可是这回大家指摘他们不公开党员名单是「透明度」低,不顾市民的「知情权」,却又未免太冤了。

在我们这个时代,没人敢说透明度的坏话,也没人敢要降低市民的知情权,但透明度和知情权是不是真的可以畅通无阻?难道这两个词就完全没有适用范围,可以不受限制地应用在所有事情上面吗?例如一个政党的党员名单。

首先我们得搞清楚政党到底是干什么的。所谓政党,可以是一群政见和理念相同的人的结合,他们要是分开了就没有影响力;相反地,若是集结起来不仅可以产生比分散的个人更大的力量,甚至还能取得执政机会实现理想。政党又可以是一具政治领袖传布政见和争取民意的机器,透过宣传和细密的连系活动,把一套政治理念灌注到社会里面,吸引更多的人向它靠拢,支持它的主张。无论它是由下而上的公民结社,还是从上往下的政见扬声器,政治理念与施政政纲都是政党的灵魂。所以从这个原理上讲,政党是种意见的结合。

因此当我们在考虑要不要投票给某个政党,要不要资助它,又或者要不要加入它的时候,首先要注意的就是它的政治立场和主张,而非它的党员都是些什么人。好比一个教会乃是信仰的集结,我加入与否应该看我有没有这种信仰,而不是还有谁会信仰这个教会所宗的神祇。因此多数宗教组织都不会公开信徒名单(如果有的话),而许多国家的《政党法》也不规定政党必须公布党员名册。

当然这只是理想的原则,实际上我们会被很多条件左右自己关于政党的决定,比如说它有哪些成员?它的领头人物是谁?他们有多大的本事?值不值得我们的信任?问题是一个政党如果公开行动,它的领导班子根本就无所遁形。我们也很难相信一个政党推出了候选人参选,而又可以同时遮蔽他们的身分,除非它是存心欺瞒。可是除了领导班子和被推举出来参选的人物之外,我们有必要知道所有普通党员的身分吗?

举个假想的例子,我很讨厌一个同事,他不只样子长得难看,而且粗俗无礼,常常在地铁和巴士上大吵大闹。如果我发现他是某政党的党员,我一定不会加入该党,因为这人太过令人耻与为伍。但是政党该不该为了满足我,就公布它的党员名单让我瞧瞧这家伙是不是党员呢?又如买车,如果我发现一个名声极差的人也是某种车的车主,我就绝对不会购买这款性能或许不错价格更是合理的车了;那么车行是否除了汽车性能数据与价目之外,还要公布所有这款汽车的买家数据呢?

政党是种人的组织,我们会为各种各样很人性的理由支持它或者离弃它。我可以因为它的办公室地点不够「基层」而厌恶它,也可以因为它的党工帅气美丽而投它一票;所以它大可为了招徕更多的支持者,使出各式各样的花招,甚至决定公布所有党员的姓名连带相片。但就本质来说,我们始终是为了共同的政见而联结成党,而非为了各种不同的个人偏好拉杂聚众,所以政党可以公开党员名册,但没有责任这么做。

如果大家害怕政党的背景会影响某些坐在重要位置上的人,甚至左右了攸关公众利益的决定,我们应该要求的是那些提供位置的机构,而非政党本身。比如说所有重要的公职和法定咨询架构就得严格执行申报制度,让大家知道受聘和被委任者有没有政党身分;有的话,这个背景又会不会影响他们的判断。

因此民主党不想公布党员名单,完全有理有据;但在今天的局势底下,它的做法却还是欠缺了实际智慧。因为在香港反智的政治讨论气候之中,对着四面八方咄咄逼人的「你是不是有啲乜嘢唔见得光」的质疑,心平气和地摆道理就显得太弱势了。更何况一般香港人对政党还是多所疑虑,不是怕这个党被黑手操纵,就是怕那个党为人渗透,你愈是坚持原则尊重私隐,人家就愈觉得你的党别有隐情不可信赖。再加上公民党、自由党与民建联等大党都已先后公开党员名录,对照之下,民主党又怎能不让人觉得形迹可疑「有啲嘢」呢?

【来源:明报-笔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