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陈方安生从幻象回到真实

前政务司长陈方安生高调宣布将要参加今年的七一大游行,她这个动作等于正式把自己归类到泛民主派的行列之中,当然起到了振奋人心鼓舞士气的作用。问题是这个作用可以大到什么程度?她又会不会进一步落实这种精神层面的影响力,直接参选特首呢?

撇开中央支持与否等外缘条件不谈,我们先来看看陈方安生如果要认真参选特首的话,会面对什么实时的实际问题。要知道陈方安生最大的政治本钱不是实绩,而是形象。这个形象的内涵包括两大部分,一个是香港人对前朝高官的怀念向往,另一个是她和大部分港人非常厌恶的董建华不合。就前者而论,陈方安生并不比现任特首曾荫权更占上风;事实上,曾荫权之所以民望高企,其中一个原因可能也就是大家觉得「都系啲有经验高官够稳阵」。以后者而言,人民公敌的敌人自然是人民的朋友,既然陈方安生是因为跟董建华不合才被迫挂冠,她当然就是良心的代表了。又由于董建华在民主派支持者的心目中是保守顽固的,所以陈方安生就是民主进步的了。在这样的基础之上,她今天投身民主派阵营,显得相当自然相当合理。

可是参选特首不能只靠形象,还得有一连串实质的政策主张。整个泛民主派除了支持尽快实现双普选这一点外,在其他领域的看法并不重合,甚至可说是南辕北辙。添马舰一役,已尽见泛民内部的矛盾。这也就是为什么泛民明知只能共推一人参选特首,却迟迟没有明确人选的原因之一。同样的问题也出现在陈方安生和泛民阵营的关系上。除了民主进程要加快,陈方安生还有什么其他泛民阵营共同接受的实质政纲呢?

陈方安生要统合整个泛民阵营的纷纭意见,已经够高难度了,更大的困难在于她能够提出一些和前朝政府很不同的施政思路吗?比如说公民党倡议的最低工资和标准工时,假如她今天表示赞同的话,马上就会遇到挑战,问她以前在位时为什么没有打过这种主义。情况就跟梁国雄等社民联线成员对其民主忠诚度的质疑一样。因此,陈方安生那前高官的形象优势反而会变成一个包袱,当她认真投入选战的时候,就会陷入一种老是要解说何以今是而昨非的被动局面。说不定到时候用这法子挑战她的还是她的老下属曾荫权。

只要想想这是个多么麻烦的境况,就知道陈方安生披甲上阵的机会实在是小之又小了。所以无论对她本人还是对泛民阵营来说,她最好还是继续当个精神领袖。以道德形象的力量专攻民主一点,不及其他范畴时,方为上上之策。然而这又暴露出了泛民阵营面对的另一问题,那就是没有领袖。泛民主派不乏可以起到号召群众作用的精神领袖,司徒华、李柱铭、陈日君枢机甚至黎智英都是这种人;他们缺的是直接指挥战局,驰骋沙场的将才。纵观立法会内几位党团领袖,余若薇虽有魅力,但愿不愿全身投入是个疑问;李永达则有心无力,难以服众。换句话说,我们可以在泛民阵营里找出好几个「香港昂山素姬」、「香港曼德拉」甚至「香港辛海绵」,但却找不到在政坛上实际操作的领导。如今有了陈方安生,只是多了一个精神支柱和运动象征,但她仍然不是大家等待的那位「共主」。

无论如何,陈方安生这么旗帜鲜明地站了出来,还是有好处的,而且是对民主进程、曾荫权政府和保守派等三方面都有好处:

一、对保守派来讲,一直隐而不发的陈方安生是个幽魂般的政治人物,她享有的民望和曾荫权得到的民意支持率一样,都是种没有选票等实在认受程序支撑的幻象。由于少了政府机器和政团组织的平台,陈方安生的声望说不定比曾荫权还要难以掌握。正是如此,这位传说中的「香港良心」反而更有威胁,更加吓人。你永远不知道要是认真起来,她会有多大的能量。现在她终于肯下赌注,把自己积累多年的名望押在七一游行上头,正好给了保守派一个检验其虚实的机会。接下来就算她真的投入特首选战,也就有凭据去估算她的实力了。

二、对曾荫权来讲,不管陈方安生将来是参选还是助选,总算有了个明确的对手,可以助他打一场他非常需要的「幻象选战」。以他现在得到的资源和民意支持率看来,他实在用不着担心落败。反过来说,由于多了如此一位北京视为眼中钉的敌手,他在选委会战场上统合保守派的力量就更强大了。好些本来打算左摇右摆试图渔翁得利的选委,现在面临敌我分明的处境,怎能不跟紧中央路线,自动归边?

三、对整个香港的民主进程来说,尽管陈方安生未必有太多光辉「战绩」,但她始终能够发挥团结民心的效果。这位民主派精神领袖甚或「民间特首」的存在,将会对中央政府、保守派和曾荫权造成很大的压力。假如陈方安生三不五时地把普选时间表挂在嘴边,就算中央政府再保守,曾荫权再不愿意,下一届的特区政府都很难忽视这个议题,完全避而不谈。

在香港这个流行玩弄隐晦的高层权力圈子里,陈方安生的表态格外难得,她照亮了虚幻混沌的泥沼。

【来源:明报-笔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