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偷情男女

美妙的晚餐,很容易成为美丽春宵的前奏。虽然令人很难再像古典时斯法兰西宫廷的贵族那样,把赴宴当作狂交派对的同义词。将餐桌直接放在卧室门外,以便稍进酒菜就立刻笑着滚到床上,初度云雨之后还复回到桌前,如是者循环竟夜。但是在我们的印象里面,二人晚餐又的的确确是种约会,尽管其后未必会有甚么韵事发生,却始终有无限的可能。到底长夜漫漫,哪怕只是一杯饭后的咖啡或者甜酒,也是好的。

因此看见娱乐杂志拍到明星名人孤男寡女共进晚餐的照片,就格外令人浮想连翩了。记者们总是为这些图片配上挑逗思绪的文字,叫读者注意她笑得多么开心,而他的右手又怎么在放下酒杯之后顺势偷偷摸摸地伸向对面……。如果这一对后来果然去了酒店,或者上了其中一人的家里,那就肯定是爆炸大新闻了。如果没有,记者通常只好强调她下车的时候「依依不舍」,彷佛和读者一样惋惜。

这种消息看多了,难免会替那些上流名人担忧,此世何处还有安静乐土呢?尤其是最不应该被人发现的偷情男女,他们可以到甚么地方吃饭而不会被人注意?又或者被人发现了却不识穿(误会)?要是去私人会所和最顶级的食肆,当然不怕我等好奇的平民和危险的狗仔队。可是,难道在这些地方就不会碰上相识?难道就不会遇见圈子里的友人甚至亲戚?

偷情晚餐的理想地点,必须有适宜的气氛,又不能太像那回事,以免给人看见了解释不清。我想到赤柱的LUCY’S。

说它是偷情餐厅,实在很对不起它的老板Lucy Humbert。人家的原意是开家温馨的街坊小馆(bistro),就像我们在欧洲乡间很容易发现的那种店,适合一家大小衣着随便地走进来,点一瓶可口但是不太昂贵的酒,吃几道花工夫做的菜但卖相不算华丽,舒舒服服地过了一晚,再快快乐乐回家。事实上,LUCY’S确实做到了这一点,它是香港其中一家最低调但又水平稳定的欧式餐厅。

虽在赤柱,但不靠海,反而躲在一条小巷子里,所以游客不多,来的不是住在附近的街坊就是多年常客。正因如此,一对情人混迹其中方不碍眼,看起来就像好友,又如兄妹姐弟。在昏黄的灯光和友善乃至于有点热闹的氛围里,这两个人被淹没了,关系暧昧地在友谊光谱的两端之间游移进退,缓缓转化……

手中正好有一册LUCY’S自家出版的食谱,里头有一道经典的纽西兰甜品帕华洛瓦(Pavlova),据说在香港除了Matthe Fringe之外,就属他们做的好。这道用蛋白、糖和云呢拿慢烤制成的甜品,本是一家酒店特别送给二十世纪初著名芭蕾舞家帕华洛瓦的礼物。它外表香脆,内里却湿软如绵,尝一口就像吃掉一瓣云朵吹成的花,轻如无物,果然是女舞者回旋腾空的姿势。试过之后,灵魂早已升华,人间情欲会不会因此淡淡隐去,渐成背景?

LUCY’S

地址:香港赤柱赤柱大街64号地下

电话:2813 9055

营业时间:12nn-3pm, 7pm-10pm

【来源:饮食男女-味觉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