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政治的力学

曾几何时,查良镛和《明报》的社评独步香港,常有一言既出,四方竖耳的效果。后来,则有「香港第一健笔」之称的林行止,时评文字甚至可以一一结集成册,供后来者参考法效。两代政论家,代表的是两种不同风格,前者当年仍秉传统道德文章的传统,判别忠奸,文采灿然;后者本的是现代经济学理,往往甘冒天下之大不韪,说出一些价值上很「中立」的技术评论。

时至今日,除了吴志森(近着《曾先生,你吹什么口哨》光看书名,就知其立论倾向)等少数几位,大部份政论家都不再苦苦追问是非。看来,道德文章这一路是衰微了。但道德本身并没有失落,只是价值判断都让位给了更细密的理论分析。举个例子,政府开征消费税,反对者纵使无法认同其劫贫济富的效果,也不会立马就为贫苦大众鼓呼,声讨无良政府;反而愿用更多笔墨去从税务原理的角度「客观」评说,再引导出老早预设的结论。

然而近几年来,又起一派号称「专业政治评论」的时论作者。这帮人走得更远,不问销售税的开征有无道理,却关心政府推销销售税的手法是否得当,反对者又如何结盟造势等等。这里所谓的「专业」,指的是悬搁一切价值选取、立场抉择;纯就政治事功成就与否,和政治斗争胜负的结局而论。简单地说,这是一种政治力学的分析。从这种分析的角度看来,道德上正确的未必就会成功,学理上错误的却未必不占上风,其中因果,全在擅不擅于「术」的技巧,懂不懂得「力」的作用。难怪有人不屑地讥之为「新法家」。

在这样的背景底下,遂有「政治化妆师」 (Spin Doctor)这一行的兴起。几个精通现代传媒运作与民心向背趋势的军师,为主子出谋献策,把有点苦的果子变成可以一尝的甘果,将还过得去的庸货干脆变成果王。叶根铨的《特区政治化妆术》就是「专业政治评论」这一系统里专谈政治化妆的第一本书。

叶根铨先是介绍了政治化妆师这一行的源起,再引用许多国际上知名的例子,说明从政者如何利用现代大众传媒去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比如说美国第一个在电台开节目的总统罗斯福,他在大萧条期间就任,上台第八天就开始了有名的《炉边夜话》。他聪明地发挥了广播电台声音上的亲切感,让国民想象自己正和总统围着火炉亲切闲聊。「在一次盛夏的炉边夜话,他在大气电波突然说:『杯水在哪儿?』在倒来了一杯水之后,他徐徐地向听众说:『朋友们,今晚华盛顿真的好热』」。多年来的《香港家书》,可曾有过这么高水平的表演?

说到香港,叶根铨笔下的本地政客和传媒交手,总是威风得少,败北得多。原因之一是我们的传媒和其他地方的同行一样,嗜血。见到某份报纸干掉了一个高官,其他行家自然得奋起直追,纷纷发起誓把皇帝拉下马的宏愿,一有细微风声立即狠咬不放,直至肉尽见骨。

叶根铨又向一般大众介绍了我们平时未必留意的规律,例如丑闻总在周一爆发。因为越是平淡的日子,丑闻的震撼越大,所以把它策划在新闻比较平淡的周一发放,效应最佳。而且策划人「更希望让这桩丑闻可以有一整个星期来发酵,让它可以乘丑闻主角的不当处理,越滚越大」。

对于专业政客来说,《特区政治化妆术》当然是有用的参考书。在普通读者的立场看来,回顾梁锦松和杨永强等人的倒台经历,倒也是不错的消遣,且看浪淘尽风流人物,乃知传媒与政坛当中兴风作浪的险恶机制。我们可以说这都是旁门的小道末枝,但不知是幸也不幸,小道往往就是主宰时局的轴心。

最后申报一下,这本书的出版者,是我自己的「上书局」,祈读者明察。

【来源:苹果日报-牛棚读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