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香港的「回归」

香港「同胞」?

最近许多大陆媒体都在预备香港回归十周年的特辑,原来香港已回归十年了吗?或者,容我以一个香港人的身份再去追问,香港回归了吗?

回想九七以前,形容「回归」这件事,其实还有另一个说法,而且相当普遍,起码比得上「回归」,那就是「过渡」了。

但是时至今日,已经没有人再用这个词汇了,因为它十分地政治不正确,彷佛意味着香港由英国转到中国这件事不是一桩值得欢庆的民族大业,而是两个政权之间不带情绪的一次交易。

即便如此,我仍然想问,我们真的「回归」了吗?常听说香港人自以为是,觉得自己比起内地其他省市优越,高高在上,甚至还歧视内地人。因此香港的回归仍不算真回归,因为他们之中仍有人不认自己中国的身份,说难听点,里面甚至可能还有些「港英余孽」呢?

可是回过头看,内地又预备好要接纳这个儿子了吗(或者说「女儿」,一切国族论述中的最爱)?所有的官或发言、所有的传媒报道,我们香港人都成了「香港同胞」,加上澳门,就叫做「港澳同胞」;再加台湾,则是「台湾和港澳同胞」。但我却未曾见过有人把上海人称做「上海同胞」,将北京市民称为「北京同胞」的。称呼事小,其后的意识却值得研究。

「同胞」二字本有血浓于水的感觉,非常亲切;但在这样的语境底下却成了一种隔开香港人与内地人的身份标识。

亲近的言语反而变做陌生的区别,实在吊诡。

我又看过许多中国城市排行榜,或者是比较适宜居住的程度,或许是比较环境保护的成效。每次紧张地察看,都令人慨叹地发现香港十大不入,甚至根本进不了榜。难道香港就这么不宜人居?难道香港的环境已被污染到了这个地步,比不上几十个内地城市?

当然不是,关键在于直到近年几份评量城市经济发展的报告出来以前,根本没有人会把香港列作中国城市。为甚么?我们不是回归了吗?这些排行榜还是中国的传媒和研究机构设计的了。

香港何时能进入中国

各式各样的城市排行榜,之所以少了一个香港,原因其实不止是意识层面的领先,还是种种或隐或显的体制屏障。有时是某些有城市背景的主办单位刻意不想香港加入;更多的时候,却是发现香港到底在另一个基础之上,树立于另一种制度之中,硬要比较似乎不公。

也就是说,我们必须承认一国以内两制的现实。在这两种制度底下,有截然不同的教育政策、住房政策、医疗政策和城市规划原理,因此就有两种不同的城市面貌与生活方式。所以在评比宜居城市、住屋价格一类的排行榜时,把香港排除于内地各大城市之外,应该是合理的做法。

但是如此一来,却也抹杀了「一国两制」一个很重要的策略意义,那就是共存的两制互相学习,甚至竞争。总将内地外于自己的视野,是很多人诟病香港的地方;可是难道反过来把香港丢到外面,又是有意义的做法吗?

香港是个自由港,一只内地的影音产品可以随便进入,所有制作公司都能够轻易打进这个市场,与各国对手一争长短。

相反地,香港的电影和电视若要北上,可说是困难重重,不只受到内地审查;还会为了地方上保护既得利益的原因,遭到多般限制。

其实放在出版物乃至于一切文化产品上,情况也是一样。只要有消费者,就会有进口商,理论上任何书刊香港都看得见。可是香港的报纸、杂志、书籍,就算用开繁简字体的差异不论,有多少可以自由进出罗湖关呢?

在体制上,这是个政治考虑与商业利益的问题,不过在文化上,久而久之,它会形成另一种文化后遗症。那就是香港人有了解内地民情民心的基础,但是内地人却总是无法正确判读香港的实况。这不只是文化的表面隔阂,还会加重已存的偏见,许多一般百姓就着道听途说的消息,往往很轻易地下了定论:「香港人就是这样,得了那么多好处,还要不满这个不满那个的。」

到了最后,它还是意识区隔。不是香港人还不够「认同」祖国,不,香港人起码个个都能「认识」中国;而是内地人不够认识香港。回归九年了,尽管还有了自由行,但我们始终是「香港同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