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题解

我都知道了;这一切谎言与妄想,卑鄙与怯懦。它们就像颜料和素材,正好可以涂抹出一整座城市,以及其中无数的场景和遭遇。你所见到的,只不过是自己的想象;你以为是自己的,只不过是种偶然。握得越紧越是徒然。此之谓我执。

*原来的专栏名称是「秘学笔记」,8/1此篇是为了出书,所以梁文道回头再看,定个题目而写的。

【来源:成报-秘学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