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暗恋

基本上,《魂断威尼斯》也是一个探讨暗恋的故事,主角艾森巴哈不可自拔地迷上了波兰少年塔齐欧,每天早上等待他的出现,然后追踪他的足迹;担心自己被人识穿的可笑,多于害怕正在弥漫的瘟疫。水道上传来牡犡腐烂的恶息他不管,屋角有不正常的消毒水气味他不顾,一门心思全寄在那位瘦削但美如希腊雕像的少年身上,终于也逃不出这座死相艳丽的城市,成为它的另一个牲品。

不记得是不是布什亚(Jean Baudrillard)了,曾经以那段著名的巷道跟踪为例,解释何为「主体之消解」。在威尼斯曲折而又肮脏楼梯,随他穿过桥底运河旁的狭窄小道,随他拐过钟楼大门旁的商店转角,却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即使他对自己的那一丁点注意也可能只是自我投射的幻觉。

威尼斯错综复杂的城市景观是一幕踪县疑剧的绝佳舞台,也是暗恋的形像比喻。最理性最自重的作家全然放弃了自己,以对方的脚步引领自己的脚步,以对方的意志为自己的意志。主体上所以是主体的自主自律在这样的状态底下彻底融化消散,就像水城流向咸水湖的那些污水一样,变成流动的液化状态。水往低处流,他也不断地沉沦堕落。

解救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和他正面相遇彼此交流,哪怕只是一两句话也好。只要有交流,对方就承认了你也是一个可以言语能够反应的主体,恢复了你作为一个人的身份。可是艾森巴哈却选择了另一条路,就是继续自己无言的追踪,最后当然不免丧失自我的命运。名副其实地魂断威尼斯。

【来源:成报-秘学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