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非官方科学

不要相信官方科学

某牌子能量水滤水器自称可以重组水分子,让喝水用水甚至拿它洗澡的人更健康更漂亮。结果消费者委员会调查过后,发现原来这些宣称的根据很有问题,不足采信。

根据以往的经验,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本该告一段落,那个厂家也应该鸣金收兵,转换一个宣传方式。不料厂家却反而大登广告,高调反击,于是渐渐成了城中话题之一。也不知是否有高手在幕后出谋献策,这家滤水器厂牌的反击广告看来也有板有眼,真系唔知就会畀佢吓死。

但细看其论证方式和行文用语,就可发现这一系列电视和报纸广告简直可以用来当大学思考方法与中学通识教育的教材(当然是负面的那种),让大家以后更小心地阅听身边健康产品的宣传文稿,做个聪明人。

首先值得注意的,是这批广告用了「官方」二字去形容消委会的调研结果。这是近年很流行的一种论述策略,就是把主流学术界或历史机构认可的一套打成官方权威,然后自己的东西就变成被打压排斥的「异见」了。

许多驳斥演化论主张创造论的学者和传道士也是用这样的方法攻击主流科学界。

它的好处是容易唤起公众的同情心,让大家把他们联想成当年受到教庭压迫的伽里略,明明说了真理,却给斥为异端。

这套手法之所以有点说服力,是因为我们这个时代弥漫着一股不信任权威的气氛。官方意见在过去总是不得不接受的,如今大家却普遍认为官字两个口,怎么说都不能完全相信。和科学有关的东西,大体也是如此。

经过半个世纪以来现代科学哲学和「科学研究」(Science studies)的洗礼,当代教育体系下长成的知识分子已不再轻易接受科学就是真理的信念,他们开始懂得所谓「真理」其实是学术界接受的一套观点,而「事实」则不可能完全未经人手就自然出现。

更重要的是我们天天都能在报纸读到各式各样互相矛盾的「科学报告」,一会儿说吃某样东西有助防止心脏病,一会儿又有另一家机构跑出来说同样的食品吃多了会导致心脏病。真是叫人莫衷一是,不知如何是好。

信自己

「钻石健康水」一开始的宣传策略和大部分健康产品一样,喜欢诉诸学者专家的「权威意见」,企图勾起消费者崇拜甚至迷信权威的心态。

就像卡通里一个人只要穿上白袍架上眼镜留了个大胡子就是博士,广告上只要加了一些学术机构和洋教授的名号,大家也就以为那真是科学结果了。

一待消费者委员会指出这一类型滤水器产品的广告不可信,它却又反过来站到近年流行的「反科学」阵营那边,指出「科学无绝对」,甚至还很聪明地以西医仍未全面接纳中医为例,说明科学标准难以定于一尊。受过高等教育的阅读人听了这番说词,可能会想:「对呀,科学哪有最终真理可言呢?」或许还联想起学府之中眼见耳闻的勾心斗角,证明官方科学其实不外权争胜利者所垄断的一派说法。而平常就给各种科学报道迷糊得晕头转向的大众,说不定更能认同:「没错,科学的东西本来就人言人殊,今天说对的明天可不又错了吗?」

既然科学无绝对,那么这些引用了另类意见来抗衡官方科学的广告看来也有机会是真的了。但是我们一般老百姓又哪有本事去判定谁真谁假,孰对孰错呢?

于是「钻石健康水」的广告又祭出了第二招,那就是诉诸消费者的亲身体验了。许多街上抢客的推销员不也爱说:「!我讲嘢你唔信唔紧要,最好你自己试。乜都假,自己感觉最实在。」所以这批反击广告又举出数字,说它已被50万个家庭使用,还有90日免费试机及120日原银奉还的政策。要不是真正有效,又何来那么多家庭继续上当呢?

先不说消费者决定退货与否的复杂心理和可能面对的麻烦手续,且只看「健康」一物该如何印证。甚么叫做健康?又怎样才算「更健康」了呢?我们有甚么标准和方法来衡量自己的感觉经验?就算我真的在用过这部机器之后变得更健康,我又怎么知道那是自己的生活方式改变所致,还是机器的神效?反过来说,假如我在开始使用这部机器的同时患上了酒瘾,数个月后身体变得很糟,我又能不能把责任推在「健康水」身上呢?关键就在我们的日常生活根本难以形成一个绝对受控的实验环境,又怎能自我验证各式健康产品的花言巧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