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求学不是求分数

状元错了吗?

好几个月以来,只要扭开电视机,就可以发现一个香港政府教育及人力统筹局的广告不停地播放,主旨是教育社会大众「求学不是求分数」。

与此同时,马路边上和巴士车身却有着数不清、分不明的补习社广告,内容除去那些男的帅气女的美艳的「名师」,就是吹嘘自己的成绩如何优异,学生们的考分如何脱胎换骨。

两种广告,两种价值观的对碰,胜出的当然是补习社和它代表的那种「万般皆下品,唯有考试高」的心态。

两个礼拜之前,香港「会考」发榜的结果成为社会话题,因为一方面二十五人考得「十科全优」的佳绩,照例被尊为「状元」(多封建的一个名词呀);另一方面则有破纪录的两万多名学生应政府「求学不是求分数」的号召,一齐考了全科零分的结果出来,这样的考试差距实在太过骇人。

可是过了两个星期之后,网络上之所以仍有人乐此不疲地议论,却是为了其中一个「状元」不顾母校反对,毅然决断地替补习社拍广告。

他甚至还和自己就读的中学划清界限,公开在媒体上指责学校老是劝他不要只顾分数,阻止他报考十个学科。

这位被许多人批为「叛徒」的学生又告诉记者,自己两年来完全没有社交生活,断绝了一切兴趣嗜好,一门心思都寄托在考试上了。

大家可以批评这个年轻人忘恩负义,也可以指责他成了个百分百的考试机器。但是只要冷静细想,难道他真的错得很离谱吗?难道补习班加强了学生的考试能力也是错的吗?这位老实的同学不是罪人,他只是受害者。

求学还能求甚么

「求学不是求分数」这种美丽的口号是不会受到质疑的。今天任何能够谈上两句教育理论的人,都会认同学业成绩不能展现学生的所有能力,所有成就。一个人的才能是多元化的,知识经济和全球化社会也需要多元的人才,所以考试绝非社会选拔人才的唯一途径,而一个考试不行的他也不是别无登龙之道。

可惜理论是理论,现实却是另一回事。最近香港「最高层次」的咨询架构「策略及发展委员会」提出了贫富差距恶化的趋势,和青少年失业率难以下降的困境,这帮地位崇高有头有脸的大哥大姐,想出的对策竟然是「改善教育」!这个建议就和那个叫大家不要太着重分数的广告一样荒谬。

因为我们都知道香港社会现在最大的问题,不是年轻人还受不够教育,而是能够满足那么多不同类型人才的位置根本匮乏。我们目睹着大批青年一个课程接着一个课程地读,文凭和证书拿了一张又一张,但还是人浮于事,工作朝不保夕。更别说那些上了当借钱去念副学士,以为自己将来有机会一圆大学梦,最后却给卡在中间不上不下的可怜虫了。

青少年失业率那么高,不只是他们的能力不够好,老板们看不上眼。更重要的原因是,本来适合学历较低者的工种正在日渐缩减消失。这是整个社会结构的趋势,不是个人主观就能改变的。

很多人都说我们已经告别了「文凭社会」,可惜的是那个不单单注重文凭和考试的社会却迟迟未来。年轻人如果「求学不是求分数」,又还能求甚么?特别是香港官方正把经济定位为「国际金融中心」,我们要那么多多元化的人才又有何用?即使是政府本身的外判商,在聘用保安的时候也要看会考成绩。那两万多名会考零分的学生难道可以在求职的时候说「我的成绩虽然不好,但我的人品不坏」吗?政府一方面鼓吹求学的目标要多元,学者很配合地描绘未来人才多样化的美丽图像,但同时却又无视社会向上流动阶梯日益窄化单一的趋势,这是否太过不负责任?政府那「求学不是求分数」的广告又算不算虚假广告?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