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地球之癌

2007年将是人类历史的转折点。因为联合国人口部门估计,到了明年,全世界住在城市里的人数将首次超越乡间居民。城市化的趋势势不可挡,人口逾千万的「超级城市」(Megacity)更是雨后春笋般地涌现在发展中国家。

越来越多的人住在城区并不表示我们对乡郊的依赖降低了,相反地,城市就像《千与千寻》里那只贪婪的恶鬼,体积愈大,胃口愈好。全球的都市只不过占去了地表百分之二的面积,但每年却要消耗人类可使用资源的三分之二。

我们城市需要城市以外的水源,还需要更多的水来排污降毒;我们需要大面积的牧场和农田,好供应日用的食物;我们要砍去满山的树林,以制造生活必备的报纸和厕纸;我们得填满海岸的缺口,否则城市密集生产的垃圾将会下落不明。

有人计算过,要让人口约七百五十万的伦敦维持正常运作,就得有一百二十五倍的土地面积去提供其一切所需。

其实现代人的「生存空间」远远大于我们自己所想,我们要的不只是自己那看得见的可怜蜗居,我们还要更多看不见的空间去让我们消耗,以及消化我们所消耗掉的东西。如果按照这样的思路去推想,平均全球每人可以分得1.8亩的土地。人真是一种可怕的生物,以其身体尺寸和他所需要的空间大小比例来说,我们很难想象还有甚么动物要比人更霸道。

这当然是因为我们的生活方式太过特殊,越是先进的城市,就需要越多的空间。以中国为例,农村地区平均每人得有1.8亩的生存空间,上海却要人均7亩的生存空间。

至于吞没全球自然资源最多的美国,他们每个人起码要占去9.7亩才活得下去。

曾经有人说人类是地球的癌细胞,我想城市就是这些癌细胞造成的毒瘤了,看起来不算大,却能把生物体的能量吸噬得一乾二净。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