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文化政策缺席选举

或许很多人已经忘记,这一次的立法会选举是政府「杀局」,拆毁了市政局和区域市政局之后的第一次立法会选举。这是有多年历史的「三级议会」制度崩解之后的选举。我们可以从这一次选举看出政府「杀局」,到底杀掉了些甚么,同时总结一下「三级议会」时代的政治遗产。

市民参与空间缩减

还记得一九九九年中,当政府执意解散市政局和区域市政局这两个民选议会,把权力收归中央的时候,借口之一正是这样「可以更好地监管」。而所谓的「监管」,不外是指政府本身对该等政务的掌控,和立法会的监督。于是原来交由两个市政局制订政策,两个市政总署负责执行的工作,现在分别拨给了食物环境卫生署及康乐及文化事务署。政府的掌控大大加强,但市民的参与空间却急剧缩减。

可悲的是,立法会在人手编制和预算没有相对增长的情况下,自然无法代替前市政局监督环保及食物卫生与文康事务的职责。关于这点,大家只要看看「杀局」之后的立法会,到底对这些方面作过多少次质询就知道了。所以「市政局做得到的,立法会一样做得到」这种论调,只是胡诌。

再看此次立法会选举各个候选人的政纲,除了一向关心文化政策的何秀兰,和剪彩剪上瘾的前民政事务局局长蓝鸿震之外,就再没有人把文化政策此一市政局时代的重要领域纳入政纲。可见政府杀局,各大政党政团在一时的争论过后,同样也很配合地「善后」。

市政局和区域市政局曾一度被视为政党们培养第二梯队力量的温。有关政务的议题在此次选举的缺席,反映了所谓的年轻一代还无法登上大台,影响党内主流派操控的立法会竞选策略,尤民主党为甚。

政党忽视重要领域

另一方面,这也显示了香港各个政党的基本性格。试问一个负责任,对政策有通盘且融贯的理解和蓝图的政党,怎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因为某个范畴现实的政治舞台消失,就放弃了相应的发言领域?很多人都批评香港的政党只是反对党或保皇党,既没有做执政党的能力,也没有执政的雄心。也有很多人为他们辩解,指现在的政策架构根本只能迫?韫L们当反对党。

但问题是,在还有市政局和区域市政局的年代,各政党明明握有制订政策的权力和本分,却不是甘于单纯的监督,让权于两个市政署,就是跑去搞所谓的地区工作。现在看到他们这般有始无终,轻易地放弃了以往自己党团有这么多人投入的领域,我们也实在不用奇怪。

【来源:苹果日报-苹果论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