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愈堕落愈快乐(道德秩序的幻象‧二之一)

军队大概是世界上结构最严格、纪律最鲜明的一种组织。每逢阅兵典礼,我们都能看见一排排机器人偶般的军人踏着整齐的步伐,方正地呈现出千人一面万众一心的神圣秩序。但只要对军旅文化稍有认识,又会发现军队同时又有着世界上最粗鄙的文化风尚,例如经常发生的私下斗殴,浴室和食堂里四处横飞的下流笑话,甚至训练过程中最贬损自尊的无情辱骂。在它呈现出来的严整秩序和背后的放肆之间,其实没有任何矛盾;恰恰相反,正是那些低俗的生活文化支撑了军队的庄严外观。如果一支部队的士兵在休息时间的私下生活里还是文质彬彬、礼貌周周,我们就不能期待它在战场上的表现了。粗俗的文化恰如严密秩序的下腹部,没有了这个支架,秩序将崩塌无存。

最近大陆和香港都分别发生了热闹的道德争论,许多有识之士都认为这是社会出了大毛病的表征。在香港,《壹本便利》因为偷拍艺人钟欣桐更衣而惹起各方谴责,大家都要求政府出面处理,觉得传媒生态的恶化已经到了一个无可挽回的地步。在大陆,则是自调侃电影《无极》的网络短片《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以来兴起的「恶搞」之风,让很多政府部门与国营机构摇头,纷纷提出扫荡和管制的办法,务求肃清社会风俗,端正道德观念。

两地情况不一,两桩事件引起的争论要点也有所不同,但是对于它们各自触发的道德焦虑,我们却可以用军队文化的情况一并理解:所谓的败德和恶俗不一定和良好道德秩序对立,反而可能是后者得以继续和强化的要素。

先考虑《壹本便利》的偷拍事件。其实这类侵犯艺人隐私,以女人胴体和性话题刺激刊物销量的事,我们早就不再陌生。如果真要遵循耶稣的教训,「你们之中谁没有罪的,就扔石头吧」,那么还能问心无愧大加挞伐「壹传媒」集团的传媒恐怕就剩不了几个了。另一方面,令人气馁的是多年以来同类事件不断重演,而各种以「偷食断正」和「激露走光独家照」为卖点的报刊也依然大行其道。尽管说起来没有人会认为这是好品味,大家甚至会义正辞严地批评它们,但是一回头还是会抢着去买。就以刊登了钟欣桐更衣照那一期的《壹本便利》为例,在事件爆发之后,出版商还特别加印了15,000份,并且迅速售罄。那些特地赶去买加印版的市民要是遇到记者访问,会不会也和其他人一样露出不齿的神色,痛骂这份杂志无良呢?

于是几家传媒的老板永远有理,错不在己,而在读者;我们只不过是满足大家的需要罢了。那些每次在民意调查里都说香港媒体恶化堕落,同时又照样交钱购阅的读者是不是太过首尾两端、表里不一呢?其实不然,他们对这类刊物的喜好和鄙夷是统一的。

要理解这个吊诡的情形,我们必须仔细审视那些刊物的内容。凡看过这等刊物的,必能发现它们对禁忌特别有兴趣。大要言之,其中又分两类。一种禁忌是社会伦常的禁忌,比如说婚姻的外遇,两人关系中的第三者,甚至不「正常」的性行为。早前的「梁荣忠车震」事件就是个好例子,梁荣忠一方面在两人关系外有「偷食」举动,另一方面还在不该发生性行为的地方(汽车)进行性行为,可说是触犯了两个禁忌,不能不成为媒体焦点。

另一种禁忌是身体上的禁忌,也就是大家熟悉的「走光」了。这些媒体总是乐此不疲地抓拍艺人下车时双腿的摆放位置,和俯身时上衣的领口,然后再以文字指示读者目光应该朝哪个方向集中;甚至还把明明是刻意拍回来的画面说成「太不小心」或者「认真豪放」。

从精神分析学的角度来说,喜欢看这些刊物的读者都有「窥淫癖」。看的人不是不知道自己不对,也不是不明白自己看的其实是不该看的禁忌。然而正正因为这些东西不该看,这些东西是禁忌;所以才愈忍不住想看,而且看得很过瘾。越界和犯禁总是有快感的。

更妙的是这么犯禁下来固然上瘾,但却不会像常识所以为的那样,必将冲击了禁忌的边界和设下禁忌的道德规条;恰恰相反,禁忌反而会因此得到巩固,有关的道德规条反而会被再三确认。请注意这些刊物使用的字眼,当它们描述「梁荣忠车震」事件时,用的是个很负面的「偷」字,而非「享受」、「齐人之福」一类的正面词?。换句话说,在这些刊物的编辑和记者的眼中,禁忌并非不存在,道德并非不重要;而是处处有禁忌,处处有道德;因此才能发掘出那么多有违伦常的败德故事,拍到那么多不该让人看到的身体部位。

有时候我们甚至能够看到这些杂志的价值观有多保守。例如每当记者发现一对女艺人过从甚密,无不以「同志疑云」一类的言语去描述。假如同性爱不是一种禁忌,不是一种被质疑的取向,它又何「疑」之有呢?同理,假如大家都接受在爱侣之外还可以多发展一段感情,梁荣忠事件和近期备受关注的倪震绯闻还会那么「有趣」吗?如果市民真的受这些传媒的洗脑,有一天觉得穿衣服怎么露都可以,性爱怎么搞都不算过分;那就是这些传媒的末日了,因为再也没有疮疤可揭,也再没有丑闻可爆了。情况就像法国传媒对政客的绯闻兴趣不热烈一样,正常的事情又怎算新闻?

难怪读者们会一边买一边骂,因为不下流的东西不刺激,而刺激的东西又必然是下流得不能不骂。这里没有任何矛盾,觉得这些刊物无耻不堪正是阅读它们的快感的一部分。

【来源:明报-笔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