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小报统治香港

《壹本便利》偷拍Twins中阿娇更衣的事件,变成了前《东周刊》发布刘嘉玲裸照以来最具爆炸性的媒体丑闻,许多人据此判断香港传媒的质素已经恶化到无以复加,要好好整顿一番了。

我完全无意为《壹本便利》辩护,相反地,我也认为这种偷拍手法是种极度恶劣的可耻行径。但是放大一点来看,侵犯个人私隐,贩卖腥色图文的,又岂独是《壹本便利》?目前围剿它的一众传媒,又有哪几家完全清白?

再拉远一点,「淫贱」、「出位」也不是香港传媒的专利,在美国、英国、德国和意大利,要比香港同行下流的刊物多多都有,我们这点小意思恐怕还上不了人家的「大雅之堂」呢。尤其英国小报素有无腥不嗜无血不至的优良传统,下起碧咸,上到女王,没遭过殃的还真不算名人。

问题是美国固然有《National Enquiry》这类内容光怪陆离的低格调畅销杂志,但它还有像《时代》这样的正派畅销周刊,《纽约客》这样的文化月刊,更不消提《纽约时报》了。

同样地,英国有《太阳报》这等小报天天刊登肉体横呈的美女彩照,但它还有《泰晤士报》与《卫报》这类一言足以撼天下的大报。反观香港,周刊虽多,却容不下半份《经济学人》生存的空间。

香港真正的问题不是有些传媒很卑贱,而是除此之外别无他途。我们有的是版面很大、张数很多的小报,却没几份真正有格调,而且销量与影响力相称的大报。就算有那么几张恪守正道的报纸,有那么几份严肃对待文字与新闻专业的杂志,它们占有的市场份额也是小得可怜。

比起《壹本便利》的劣行,更让人担心的是香港整个传媒环境的单一化,要黑一起黑,要黄大家黄。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