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全世界都向香港学习

我们时常诟病香港的报纸视野狭窄,格局不宽,例如澳洲「鳄鱼先生」史帝夫.欧文的死讯竟然上了国际版的头条;而销量排在头一两位的报纸头版,往往不是车祸、凶杀就是更细微的社会新闻。

但是抱怨归抱怨,我们还不是照买无误,看得不亦乐乎?而且我们再也不能随便拿外国的情况来做对照了,因为除了《卫报》和《纽约时报》等传统大报之外,全世界有越来越多报纸开始把主要版面贡献给地方新闻、社会新闻和所谓「与生活更加相关的消息」。尤其是那些积极开展网络新闻的报纸,这种趋势就更加强烈。

原因不难想象,如果要照顾网民的需要,你会发现他们更想看的是下个月有哪些商店会大减价,自己住的地方附近又有没有甚么严重罪案;而非以色列是否百分百地遵从了停火约定,或者接下来的中国「两会」有没有特别的人事变动。如果一家报纸的网络版想来点交流互动,要求网民主动提供「市民新闻」,那么可以肯定这些新闻一定也有很强的地方色彩,而不是大家想象中的「重大事件的市民角度」。

所以美国有些城市的报纸在把资源进一步向网站倾斜的同时,也做了些基本结构的调整,那就是大幅削裁政治版和国际版的篇幅和人手。然后仿效香港报刊(这句是我说的),把资源集中到地方新闻甚至消费信息之上。

这种转变对传统的新闻人来说自然十分不堪,因为他们在受专业教育的时候就被灌注了一种以天下为己任的精神,认为自己有责任去报道最重要的大事,例如伊朗如何应付国际制裁;而非那些看来和自己很贴近,实际上却影响不了公民生活的芝麻小事,比方说隔壁街有头小狗给车撞死了。

对主流新闻界来讲,互联网革命带来的这个转变意味着真实读者的需要第一次切实出现,他们不只用点击率来告诉你他们想看甚么,甚至还会主动提供自己感兴趣的题材。重要信息的界定权正从编辑和记者的手中流失,不久的将来,将是读者来完全操纵重要新闻的定义。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