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台湾「乱像」不是民主的错

在把台湾于媒体上被放大了的混乱归罪于民主体制之外,香港的保守势力还喜欢利用陈水扁一家的舞弊案说明民主普选不一定能选出好领袖。

现在遇上了声势空前的倒扁运动,陈水扁依然一派好官我自为之的气派,更是落人口实,证明普选不只容易受到文宣公关攻势的蒙骗,选民发现自己上当之后要撵他下台还得再费九牛二虎之力,而且不一定成功。比较一下03年的七一大游行和眼前的倒扁运动,我们很容易以为它们是同一回事,二者都是想赶跑在位的领导;只不过前者针对的是钦点的特首,后者针对的是民选的总统。于是保守派又有说法了,普选出来的政治领袖就像请上身的神灵,好玩是好玩,但易请难送,一旦罢免不了就得苦熬几年,百姓忍不住了还不是要上街?所以领导人坏的时候,不论民选还是非民选,结果都是一样的。既然如此,又何必急着实行普选呢?

反对派和民主势力的典型响应,是指出民选领袖要是薄德寡善,不孚众望,大家尽可以罢免他;若是一时罢免不了,也可在下一轮选举之中换一个人或者换一个政党。这种说法没错,但是它解决不了眼前迫在眉睫的当下危机,例如台湾的局势,陈水扁的民望跌至低谷,众多倒行逆施的手段叫人无法忍受,难道台湾民众一定要完整吞咽与消化自己种出来的苦果,等到2008年的大选吗?

于是这种回应保守派的理论似乎论证了保守派幸灾乐祸的观点:民主就是自做自受。

我想两者都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事实:民主不是一蹴而成的东西,它也并非一种有或者没有的素质,它永远是一个进行中的过程,有待完善有待改进。我们不能简单地把所有政体划分成两类, 一类民主,一类不民主;然后台湾就是民主的,香港就不民主;即便如美国,它的民主进程也是未完成,甚或不可能有完成的一天。同样地,我们看台湾「乱局」也不能把它简单地解读为民主的恶果,以为民主普选就是迎来瘟神送不走。反过来,我们应该问的是受到了这么大的群众压力,台湾的司法系统会不会进一步脱离政权掌控,迈向独立?我们应该问的是经此一役,台湾罢免领导人的措施会不会有所改进?修宪的结果会不会让大权不再集中于总统一人之手,免去了过份集权的问题?我们更应该问的是,高举道德旗号的倒扁风潮能不能使台湾人民走出族群矛盾的樊笼,导引出更自主更有活力的公民社会。

所以我们不能强加香港的惯性思维于台湾之上,把它当成不民主香港的反面参照,再将它所有的问题推在民主头上。我们应该要看的,是这个社会在民主化的过程中还能走多远。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