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可怜的香港民主化

香港的民主进程之可怜可悲,尽见于民主派推出特首候选人之难。曾几何时,陈方安生是众望所归,各民主党派都希望她能站出来,发挥她的影响力和笑容,硬撼吹口哨减压的曾荫权。在她仍未明确表态的过去几个月里,一直有人攻击她,还不是指责她「忽然民主」,而是说她和中央对着干。

言下之意,就是任何出来选特首的人,哪怕只是出来参选,都应该先得到北京的祝福。而这祝福是怎么来的,为何而来,又如何表达显现,我们一概不知。因为这个神秘的北京祝福从来都没有一套开放透明的程序可循,我们只能靠一些要人的暗示和似是而非的风声去摸索它。

然后也有人为陈方安生辩护,说她和任何人出来参选都是好事。因为选举总是一种竞争,而竞争就应该有对手,一场没有对手的特首选战又怎算得上民主呢?这就是香港民主化的第一个可悲之处了,别说甚么普选时间表和路线图了,我们现在的要求低到只不过是要有竞争的地步而已。只要给我们一趟有竞争可言的选举,我们就已经向民主迈进了!

陈方安生正式宣布不参选特首了,而且还向为此失望的市民道歉。一众民主派中人的响应则是这不会影响他们的「部署」。「部署」?他们又何曾有过「部署」呢?

正常的选举部署是这样的:有意参选的人应该及早在党派内部表态,同时提出一个执政愿景和施政的大纲,让人可以参考、研究、比较。这里的第一个重点是要出选就要及时表明,好教选民和市民观察你是否称职是否有能力。第二个重点是要用具体的施政方向和策略说服大家选你的理由,就算现代民主已沦落至选形象选性格魅力的境地,政纲和愿景这些东西还是不可或缺的。

回头看几个民主派传出的热门人选,除了尽快实施普选之外,陈方安生也好,梁家杰也好,汤家骅也好,他们可有任何成形的纲领?没有,我们甚至到今天才知道其中一人是明确不会去马的。

据说民主派在「协调」(而非内部初选)该派谁出马的时候,主要考虑是哪一个人的胜算大。当所有人都很客气又很谦让地不表态,也没有任何政纲班底的时候,我们用甚么去估量胜算呢?最后只好又是估计谁的人脉广,中央又比较接受谁了。

看来连民主派也只不过抱着找个人出来竞争一下的想法,而不是假戏真做的显示魄力显示气派,市民又怎能不摇头?我们的民主进程又怎能不可悲?

【来源:都市日报-兵器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