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帝国

那个用牌算命的女人,借着她已成植物人的母亲的力量,为我预示了命运:「你将拥有一座帝国」。

我不明白这句话的确切含意,但也没有多问。因为正如古希腊大哲赫拉克里底斯所说:「德尔斐之主(太阳神阿波罗)既不隐藏,也不明言,祂只给出一个记号」。大抵所有的卜卦皆如是,既不隐藏也不明言,有的只是一个记号。而记号,皆有待诠释。

「你将拥有一座帝国」。我带着这个记号回家,看到满屋的书——唯一剩下给我的东西,于是就用了最显浅的方法诠释自己的命运。「坐拥百城,虽南面王不易」,这些书就是我的帝国了。

开了灯,我检阅自己的部队与属民。原来书里夹着这么多的异物,例如一场电影门票的票根,某顿晚饭的收据。还有一张纸片,上面记录了一个电话号码,但没有说明属谁,我试着打去追查,接通之后是这样的留言:「你打的号码已经停止服务,请查清楚后再试过」。

居然还有一封信,绿色的笔迹密密麻麻。我凑近枱灯读它,发现又是一封开了之后没有看过的信。那阵子他在欧洲,写了许多这样的信给我,我没有回,甚至没有看。为甚么?我怎能如此狠心?现在我才知道,几年前他想告诉我的事。如果我现在想回答,我该去甚么地方找他呢?

为了维持帝国血统的纯正,我细心地把所有这些夹在书里的外敌与异种清理出来,放在一个大纸袋里,明早好拿去废纸回收箱。我一向支持环保。

满地都是书,我坐在中间,就像波赫斯笔下的那个国王,精心构筑了能够迷惑任何人与野兽的迷宫,足以抵御任何外敌,最后却困死了自己。

【来源:成报-秘学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