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启示

告别师傅,我知道自己还没有准备好,应该先回家自己读书。在此之前,我又打算逐一重游少年时代曾经寄住之所。

于是我转了两程的小船,回到了这个世外的码头,沿路上山。当年第一次到这里的时候是冬天的傍晚,四处无灯,太阳正迅速隐没,昏暗的树林里有归鸦啼鸣,我愈走愈急,很快就迷失了方向。天全黑了,还有几头野犬吠叫紧跟,心里不能不慌。大概绕了两个小时,我才回到正确的方向,朝山头疾走。再过十五分钟,我看见一个老人站在山路的彼处,于漆黑中散发黄色的光晕,那是他手上提的灯。

他知道最后一班渡艇早已开走,怕我迷路,于是站在这里等了两个小时。他担心,但又不是太着急,似乎觉得我一定来得了。「因为这里只有一条路」他说。

然后他回过身去,以沉静缓慢的步伐抚慰我引导我。我刚刚几乎奔跑了一个多小时,心跳极快,满身湿透;这时却要配合他的速度,跟在他后面一步一步慢慢登高。渐渐地我融入了老人的节奏,地上只见灯光照出了两条身影,无声前行,静得连两旁虫鸟的声音都听不见了。

第二天早上,我才在平和的日光下看清周围山岭与树林的轮廓。南方冬日,树木依然苍郁,林中依然有动物移动所发出的声响。突然之间,我看到了牠,一只全身纯白冠顶鲜黄的金刚鹦鹉,如此巨大,如此纯洁,正展开双翅拖着长长的尾巴在树顶滑翔。我从来没见过有鸟飞得这么慢,一时间整个世界似乎静止了,就像放慢了的电影,牠缓缓穿过空间中隐形的格子。一只巨大的白色的金刚鹦鹉正在苍绿的树林中飞行,不可思议地宁静,不可思议的优美。

我一直认为,这是个启示。世界的真相在这一刻为我展开。

【来源:成报-秘学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