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拯救自己

《奥尔菲》里的死神一开始可没管那么多,一心一意就是要把俊美无匹才华横溢的奥尔菲钓到自己身边,叫他离开妻子,离开肉身,来到亡魂之地长相厮守。转折点是她亲耳听见奥菲尔居然也爱自己,宁愿为了他舍弃生命和世间的功业。后来她更目睹奥尔菲果然依诺奔来,一路上历尽逆风之苦。于是她下了狠心,要和他分手,要把他送回人间,就此诀别。

我没有这么自觉,也没有这么理智,所以我庆幸下定决心要走的是他。就是如此,他安全了。

在我们最后的那个晚上,他坐在我对面,低头看自己的双膝,轻轻说出他的理由:「因为我怕自己会爱上你」。我一听就明白了,他怕,因为他知道亡灵之地的危险;而他这么说就表示他已经走到炼狱甬道的入口了。此刻若不回头,尚待何时?

他就像奥菲尔一样美好,而我的处境并不比死神强上许多。一边是深渊,另一边还是深渊,我站在中间那只容一人的险崖之上。如果他和我往右方下坠,是深不可测的欲望沟壑,需索无度,毁天灭地。左边呢,则是我自己也不敢多瞧一眼的阴暗仓库,埋藏的都是最卑鄙的谎言诡计和最虚伪的人皮面具。不管跌往何方,他的美丽与善良都将一无所存。

我回想他拯救自己的过程,吓出一身冷汗。究竟是从甚么时候开始,我连这点自知之明也没有了?为甚么左边那道深渊我连看都不敢看呢?小时候学到的一切为人格言与灵性操练都丢到哪里去了?

他是对的,所以我感激。

【来源:成报-秘学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