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本能

我熬了很久,终于忍不住对着正在看报纸的孩子带点歉意地说:「我想抽烟。」背向窗户的他没有吭声,慢慢放下报纸,然后走过来一把将我抱起,再吃力地把我放在轮椅上;拉下两个踏板,好让我那失去知觉的双脚可以架在上面。

出了楼下大门,他从外套的口袋里拿出一包烟,替我点上一根,塞到我的唇边。然后开始推着我没有目的地散步,就和其它公园里的老人一样。

狠狠抽了一口之后,我用还能活动的左手夹住香烟,开始再次向他说明我学过的生物学知识:

「你知道吗?其实雄性动物不负责任是有原因的。

「它们只是想传宗接代,所以不会放过任何逢场作戏的机会。反正不缺精子,它们能够生产无数的后代;缺的就只是机会。相反地,怀孕、生产、哺乳和看护下一代安全成长,通通和它们无关,这都是雌性动物的事。由于付出较多损耗较大,所以雌性动物在性交方面通常比较羞怯保守。

「而且雌性动物也有自己的招数,它们能够隐藏子女真正生父的身份,甚至利用这点来诈骗。有一种雌鸟就有办法使得三或四只雄鸟帮它喂幼雏,因为它们都以为那是自己的孩子。

「你看,每个男人不能肯定女人怀的究竟是不是自己的孩子,所以他们天性就容易『不负责任』,转头便走。」

「你的意思是,你不肯定我是不是你的孩子?」我看不见他的表情,但我回答:「不,我只是想说,当时决定落掉你这个孩子,未必是我自己的意愿。我有自己也控制不了的本能。」静默片刻,他接着说:「不负责任的本能?还是繁殖的本能?」

【来源:成报-秘学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