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奇缘

为了写一篇谈电影中所呈现的书店的文章,我终于看了《摘星奇缘》(Notting Hill)这部从来没想过要看的电影,而且果然后悔。故事简单,一个永远带尴尬笑容的帅哥在伦敦诺丁山区开了家生意不好的小书店,有天巧遇住在洛杉矶比华利山的美女大明星,最后他们结婚了。

我不知道荷里活还会拍多少部这种电影,但我知道大家会乐此不疲地看下去,因为它描述了不可能发生的遭遇。

例如这部《摘星奇缘》,一个只能在杂志封面或银幕上供人瞻仰的明星,不知道为甚么,也看不出有甚么很迫切的理由,就毫无保留地爱上了一个失婚并且生意失败的无名中年。这是一种超级粉丝的心态,觉得自己纵使平凡,或许也能莫名其妙地得到偶像。为甚么?可能就是因为自己平凡吧。

那些明星呀,总是住豪宅,出入有保镳,身光颈靓;你以为他们愉快自在吗?才不呢。他们其实羡妒我们,想跟我们一样搭地铁,挤茶餐厅,做个常人俗子。因此这类公主爱上乞丐的故事一定不会放过这点,强调厌弃宫廷无趣华丽的女子怎样迷上了街头的人情风景;离开了香槟开不停的头等厢下到人声鼎沸的三等舱,甚至愿意为此葬身大海。《摘星奇缘》也不例外,安排了一场女主角参加男主角妹妹生日派对的戏,好显示她在一桌的家常菜与俗人笑闹之间其乐融融。我很平凡,但是平凡就是我最大的长处。

话说回来,其实我也不算太讨厌这些电影,还开始有点同情的欣赏。如果拍得好,说不定它的药效可以持续一段日子,让我在每天的凌迟苦痛之中,依然能够挂上一抹出神的微笑。

【来源:成报-秘学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