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明星

其实所有恋人都会想象自己就是那个爱上了明星的常人。我没有接近他的机会,也没有接近他的权利,因为我们的世界差的那么远。我在泥地上苦苦挣扎,他的生活却有一团神秘不透的光晕。他的形象在电影海报上出现,我却在尘埃飞扬的街上,或者行速缓慢的计算器里凝视这张海报。

尽管这张海报如此俗气,俗到了一个你几乎不能接受这是他该拍的电影的地步;尽管电影的情节如此无聊,无聊到了一个你几乎不愿他在其中出现的程度。但还是感激,感激这些电影可以满足自己最狂妄的想象,平凡难看如己,居然也能一亲偶像芳泽。最低限度,我们应该感激他到底在这些电影和海报里面,否则我们连见面的机会也没有。见面,我的意思就是,在一条货车与巴士不停飞驰而过、空气污浊的路旁,你和笑容停滞的他相对。他正在海报里,对着你笑。

想象他是一个明星,去一些我进不去的地方,过一种我不理解的生活,常出远门。可是他会送东西给我,例如在异国拍的照片,明星总在电视专访里慷慨表示:「送给大家的礼物」。

曾有一段时间,我的日常习惯因他起了绝大的变化。比如说我戒了常抽的烟。因为他懂得怎样卷出一根漂亮完整的烟,和我的手艺相去不远。又比如我不再去常去的酒馆,只是因为我和他一起去过。彷佛瘟疫,所至之处皆成禁区。

可是后来我接受了,这只是一段明星偶尔游戏人间的小插曲。世界总有意外,人生总有奇遇,我应该珍惜。于是我抽回我的烟,再次揭起幕帘走进我常去的小店。只有一点不同,今天的我是有福的,犹如受洗,平凡的生活已被神圣侵入。在他而言是不经意的施舍,对我却是生活的自此升华。

【来源:成报-秘学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