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流星

流星来的时候,有人问我为甚么不许愿。

这些流星,这些陨石,大都是星系的标本。构成它们的成份非常原始,因为它们在太阳系还处于宇宙尘埃的阶段就凝聚成形了。所以别看它小,其实它有太阳那么老。因此学者凭陨石可以推断出太阳系的年纪——四十六亿岁。

经过了漫长的岁月,历遍洪荒,它们曾在黑暗中浮行,见过人类出现之旳星空。如今受到地球引力的作用,在接近地球轧道的时候,一头札进大气层,摩擦出剧烈的火焰,发出我们看见的光芒。这么苍老的星体,何堪人间虚幻愿望的重负?尤其在它这最后一段的航程,我们又何忍为之加上不必要的枷锁?

所以我悲悯微笑,看它或者早在坠地之前就燃烧殆尽;或者思考它将落在某处我所不知的角落,再被树叶与灰尘埋没,遥望月球与天上繁星,那它所来处犹静静高悬,清冷,发亮。

在我的想象里,他也是这般古老,属于另一个界域,只容我见上一面,然后迅即消失,在我去不了的地方结束星途。总之不是我的地方。

关于流星,有一个谜团是暂时无解的(说它『暂时』,是假设科学总是不停进步,终有一日可以说明万物的来由)。那就是流星的声音了。

许多观察流星的人都说自己在看见流星掠过的时候听到了物体爆炸,或者超音速飞机发出的嘶声。1998狮子座流星雨规模最大的那一年,有一组科学家专程跑到蒙古草原观察和纪录流星的声音,发现流星和它们的声音确实同步飞行。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就和打雷一样,我们应该在看到火光之后才听到声音。为甚么流星下坠的声音会和光同时飞抵地球呢?

【来源:成报-秘学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