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风筝

我在一夜之内传出数不尽的信息,直到他回复,叫我不要再问下去了。诚然,我应该学懂等待的艺术,培养一种叫做耐心的植物。

我想很多人都有这种经验。你不能主动,你不能做任何事,你只能等他心血来潮问候几句的时候平淡和缓地应答,你不该成为逼迫的力量,你是一株等待季节性阵雨的沙漠植物。

新海诚的《星之声》,男主角升无法再等,他知道下一次收到远在天狼星系的美加子的讯息,将是八年后的事了。「在这种情况下,八年和永恒是没有分别的。明知道这门是不会再开的了,又何必再敲?为了不再等待不会传来的讯息,我的心要更坚硬、冰冷、坚强……」。

可是世上虽千年,山中不过一日。地球上的八年,对超越光速的美加子而言,才是一瞬间的事而已。终于八年之后,升的手机接到了美加子在八年前发的短信:「给二十四岁的升,我是十五岁的美加子,我还是爱你」。可惜升这时大概不知道,美加子已经永远留在另一个世界,回不来了。收到这条讯息,升会不会又重燃希望,觉得等待还是有意义的,值得再试一次呢?

用一个土气但又实在的比喻,我就像只风筝,高空之上不知地面的他在想些甚么做些甚么。我只依稀感到他还在看我,于是我以为自已在气流中抖动的身躯还会透过那一条几近隐形的丝线传到他的掌心。万一这条线断了,又或者万一我挣脱了线的束缚呢?你会不会等待一只再也看不见的风筝,风筝又会不会在空中等待不可能的会合呢?

等待这种东西并不如我们所想,一定要有目的,一定要有等到的那一天。这种植物执迷不悟地生长,等待就是它本身的目的。不一定等到甚么,只要等,连系就在。美加子与升再也联络不上了,唯一联结住他们的,只有等待。

【来源:成报-秘学笔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