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落发(一)

专放冷门片的湾仔影艺戏院结业,我没有赶去为它送行,因为不忍。我好久没去过那里了,其实我离开泡戏院的日子已经很久很久。十年以前,当我还老是留连影艺的时候,其中一个看戏的伴侣是我这辈子最好的朋友。最近,他要剃度了。

我这个朋友,是我见过最温柔静谧的一个男人,高高瘦瘦,永远挂着令人喜悦的笑容。和他在一起,我们可以良久无语,依然自在。最近几年没见,但只要想起他,我仍然会由心里无声地微笑出来。我知道,我们还是最好的朋友。

记得他说,他在这家戏院认识了一个女孩,就这么交往起来。当时我吓了一跳,没想到内向如他,竟也可以如此大胆,敢去主动问一个陌生人取电话。可是回头一想,没错,他就是这样的人,果敢专志。

后来那名女子去了一趟远游,没有回来。同行的旅伴才刚在电话里哭着说了第一句话:「她死了」。他就挂断电话,然后镇夜思索她到底是怎么死的。第二天早上,他看见一地头发,才发现自己竟已秃顶。

我原以为这只是小说里才有的情节,没想到竟然发生在自己最好的朋友身上。大家听了,不知该说些甚么才好,只能用笑话解围,说他是情圣。

我曾以为他不会再爱上其他女人,那头上的创伤别说他自己,恐怕任何一个女孩也不能忘记无法释怀。可是多年之后,他还是恋爱了。我感到欣慰,又不免担心,因为他在不知不觉间早已走上了一条没有多少人选择的道路,身边更有谁还可以同行呢?终于再一次的伤心,终于在数年之后的今天成就了他本该成就的。几个月后,我将旁观他落发出家。

【来源:成报-秘学笔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