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狮子

以前读夏丏尊(弘一法师之出家),很是感动,心想若能见一挚友出家,那真是比参加婚宴还要欣喜。后来看过古苍梧写香港一代才子陈辉阳五台山上剃度的经过,又感慨其中的悲欣交集,朋友终了大愿是欣,吾等凡夫再也见不着他在俗世功业上的造诣则难免有憾,此后两人间的情缘变化就更是不知从何说起了。

到底凡俗,夏丏尊当年曾以为出家是不幸的事情,至少要吃苦头,所以一直为李叔同的离去难过。何况弘一法师曾当众人说:「我的出家,大半由于这位夏居士的助缘。此恩永不能忘!」他就更觉得自己「罪责」重大。

看来能出家的人,真得有果断单纯的意志才行。夏丏尊与李叔同是老同事,在杭州浙江两级师范学校一起教书,李教艺术,夏则是舍监兼修身指导。有一回,宿舍里失了财物,大家怀疑是某个学生干的,却苦于没有证据,于是夏丏尊来找李叔同想办法。怎料李叔同竟然说:「你肯自杀吗?你若出一张布告,说作贼者速来自首,如三日内无自首者,足见舍监诚信未孚,誓一死以殉教育。果能这样,一定可以感动人,一定会有人来自首。——这话须说得诚实,三日后如没有人自首,真非自杀不可。否则便无效力」。

夏丏尊回忆当时李叔同说这话全然「是真心的流露,并无虚伪之意,我自愧不能照行,向他笑谢,他当然也不责备我」。

弘一法师乃一代律学宗师,面相有若深山古木,然其性格又是何等地温文自在,发生在他身上的事在他看来几乎没一件是不好的。观其墨宝,不卑不亢,和蔼可亲,淡而有味。究其实,原来却是一头狮子。

想来吾友亦是如此,多年苦修,最后有缘走到今天这一步,与我的差别大概就是这颗狮子心。

【来源:成报-秘学笔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